学习记录

“最好的日子还在前头”

读书 财梯网 124℃

最近反复阅读并审视巴菲特2009年致股东信,第一感觉就是,伯克希尔公司在去年世界性经济严重逆转的情况下,整体上业绩还是不错的,可以说“全年表现可圈可点”。因为从长期看,伯克希尔公司的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上升到了70530美元,年增长率为20.3%。而从短期看,虽然2008年伯克希尔公司亏损了115亿美元,但是与2008年初公司净资产1207亿美元比,亏损的幅度也只有9.6%,相对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37%的幅度,还是跑赢了大盘。因此,对于伯克希尔股东而言,应该可以感到欣慰了。如果看看那些投资公司和基金大批大批的“遍体鳞伤”,甚至土崩瓦解就再也清楚不过了。

除去其中所说的两项失败的投资,总体上伯克希尔的“买卖还真不错”:

1、伯克希尔的制造业、服务业和零售业产生了大量的现金流,取得了17.9%增长。

2、伯克希尔最重要的两项生意:保险业务和公共事业的业务也都逆市增长,也产生了大量利润。公司旗下的保险集团连续第六年贡献了承保收入,现在伯克希尔手头上持有585亿浮存金,虽然这些浮存金不属于伯克希尔,但是却可以归伯克希尔持有,这笔浮存金给伯克希尔带来了28亿美元的收入。

3、在投资方面,伯克希尔购买了145亿箭牌、高盛和GE的固定收益证券。这些固定收益债券以后每年都将有10%的收益率,而且5年内这些债券可以转换成股票。巴菲特说,“我们非常喜欢这些投资,它们自身的良好成长性让这些投资再满意不过。”

而且,更重要的是,虽然伯克希尔在2007年和2008年已经分别投入191亿和101亿美元买入股票或固定收益证券,但是公司在2008年年底竟然还坐拥271亿美元的现金,这在当前美国股市创下12年新低的时候,又意味了什么?

至于巴菲特所说的“严重的错误”,让我们看看究竟有多“严重”。伯克希尔投资在康菲石油上,成本为70亿美元,损失了26亿美元,年末缩水到44亿美元。然而综合所有的投资,其总成本是371亿美元,而年末总市值是491亿,还多出来120亿。而投资2亿4千万到两家爱尔兰银行,年末市值只有2千7百万,亏损89%,损失了2亿2千万。但是这些投资相比于伯克希尔的1000多亿的资产,又算得了什么呢?因此巴菲特所说的“严重”错误,不过是他那独特的巴菲特式的表达方式罢了。即使是这样罢,巴菲特本人也从未把单一年度的数字表现看得那么认真,毕竟没有什么道理要把企业反映盈余的期间与地球绕行太阳公转的周期画上等号。巴菲特经常建议至少以5年为一周期来评判企业整体的表现,如果5年平均利得要比美国企业平均来得差时,便要开始注意了。因此,投资者应考虑企业的长期发展,而不是股票市场的短期前景。举一个经典的例子,如果时光能够倒回1973-1974年,我们可以看到伯克希尔什么呢?1973年,巴菲特大量买进华盛顿邮报公司公众股,成为最大股东。到1974年末,巴菲特的投资总额由原先的1062万美元缩水为800万美元,市值缩水30%以上,而且此后一直到1976年华盛顿邮报的股票价格从未高于巴菲特买入的平均价格。那时我们是不是也要说巴菲特犯错误了呢?但是在伯克希尔持有华盛顿邮报30多年以后,其市值由最初1000多万美元增加到10多亿美元,我们又该如何评判?

巴菲特现在最想什么?致股东信中明确告诉我们:“无论是好年景还是坏时辰,查理和我都简单地紧盯四项目标:1、维系伯克希尔在金融上直布罗陀海峡般的位置。这意味着要有非常良好的资金流动性、适度的即将到期债务、数十个利润与现金的源泉;2、拓宽保护我们生意的 “护城河”,这会让我们的公司们具备长期竞争优势;3、收购和发展新的、各种各样的利润之源;4、扩大和培养优秀的管理团队,这个团队要能持续为伯克希尔创造出非凡价值。”这种思考的方向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投资是最容易犯错误的行业,看一看我们自己又犯了多少错误。而对于伯克希尔公司的股东来说,他们的掌舵人在过去的40多年中犯错误的频率可以说是最低的,并且两次错误发生的时间一般会相隔很远。特别是一旦巴菲特犯下错误后,他总是有办法力挽狂澜而转危为安,就这一点来看,伯克希尔的股东们是非常幸运的。但是在许多人看来,巴菲特似乎不应该错误,因为他是“股神”。然而我们知道巴菲特从不自诩为“股神”,我们记得他的搭档查理·芒格在一次韦斯科股东大会上清楚地说过,他们从来就无意于“造神”运动。既然不是神,为什么不能犯错误?我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总是喜欢夸大巴菲特的错误。总不至于因为“股神”犯错误了,我们也可以犯错误,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实际上巴菲特如果犯错误了,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次最好的教训,一个宝贵的经验。巴菲特在油价接近顶峰的时候,买了大量石油公司的股票,这就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常识:任何一个人企图在市场过热的情势下进行交易,必将折戟沉沙,即使“股神”也不例外。李驰先生说得好:“其实巴菲特以前历史上不知道‘错’了多少次,但为什么没有妨碍他登上全球财富冠亚军宝座?倒过来说,如果他以前总不犯这样那样的错误,那他一定早就把比尔·盖茨甩到九霄云外去了。”其实伟大的投资者能够脱颖而出,也正因为他们善于从自己过去错误中学习以避免重犯的强烈渴望。而大多数人却经常忽略他们曾做过的愚蠢决定,继续向前冲。如果忽略了往日的错误而不是全面分析它,毫无疑问还会犯相似的错。坦诚错误对于巴菲特是常事,这并不奇怪。20年前的1989年,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就曾详细解剖了“前25年的错误”,那时巴菲特表示,他希望25年后还能向各位报告伯克希尔头50年所犯的错误,因此2015年的年报,“大家应该可以确定这一部份将占据更多的版面”。

基于以上所述,我想一些高喊着巴菲特将要“裸泳”、将要“倒下”、甚至“晚节不保”的人,最好先仔细阅读并深刻领会2009年致股东信的精神实质,然后再做定论也不迟,如果一个人总是不能正确评判一件事,那么他在其他方面也不见的就能够做得好。

最后看看巴菲特是如何对待经济危机的吧,我以为这是全文中最精彩的部分,也是我们最应该要着重学习的部分:

“尽管身处坏消息之中,但不要忘记,我们的国家曾经面临过远比这糟糕的局面。仅仅在20世纪,我们就曾面对过两次大战 (其中有一次我们似乎都要输掉战争了);十多次的阵痛和衰退;1980年,恶性通货膨胀曾导致高达21.5%的基本利率;还有1930年代的大萧条,大萧条期间的很多年中,失业率一直在15%到25%间徘徊。美国可从不缺挑战。

没有失败,只因为我们战胜了失败。面对着这么多障碍——其他还有很多——美国人的实际生活水准在20世纪翻了七番,道琼斯工业指数从66点上升到11497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数十个世纪中,人类都只能依靠微薄所得(如果有的话)过活。尽管前进之路并不平坦,我们的经济体系在过去运转得相当不错。没有其他体系能像它那样激发出人类的潜力,而且这套体系还会继续如此运作。美国最好的日子还在前头。在过去44年中,75%的时间里,标准普尔指数都代表着收获。我猜,接下来44年中,大概有相同比例的年份也相当不错。”

可以说,就是这种对经济前景深具信心,充满乐观主义的精神,才使得巴菲特及其伙伴有勇气战胜一切困难,因为300年的资本市场发展已经证明,市场低迷萧条不可能持续到永远,只要世界还在继续。这对于一些对经济情势老是忧心忡忡的人有什么启示呢?当然,可能有些人会认为巴非特原来就是太乐观了,因此犯了大错。但是是否大错,时间将告诉我们,因为投资还是要看得久远些才好。
 

转载请注明:财梯网 » “最好的日子还在前头”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