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成功投资人的一生里,一定要有一只二三十倍的股票!来看A股牛人往事,都有哪些重要特质?

投资小红书——第01期
作为2005年底加入证券媒体的记者,我15年来采访过诸多杰出的A股投资者。不仅看到了他们记分牌上比肩世界顶级投资人的业绩,也近距离、长时间连续观察他们如何挥拍击球取得这一业绩。
投资需要站在巨人的肩上,股神巴菲特也说过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A股市场牛短熊长,长期来说“七亏二平一赚”,普通投资者能够长期战胜市场并不容易。
尽管巴菲特、彼得·林奇等大师的投资理论已为广大投资者所熟悉,但如何将价值投资理论与A股的投资结合起来,使投资者相信A股也是适合价值投资的地方,包括媒体在内的各方仍需要付出巨大努力,让价值投资、长线投资、基本面投资和理性投资等常识深入人心。
我希冀通过以下这些鲜活案例,深度复盘杰出投资者们在A股市场上的投资过程,能为读者在寻找价值的路上提供一份有用的参考。
一、长线投资与赚大钱的战略定力

王先生是黄金及黄金股的长线投资大户,他2005年~2007年管理的两个个人账户曾重仓山东黄金和中金黄金,其中一个账户还进入中金黄金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

这笔堪称经典的操作是这样的:2005年11月份,王先生在7元附近买入中金黄金,并在2007年9月末开始减仓黄金股,彼时中金黄金股价约在140元附近。20倍的黄金股投资收益落袋之后,王先生在660美元附近开始长线建仓黄金T+D。

2007年,我采访王先生时,他曾说过一个观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很多人在赚取了百分之二三十的收益之后就开始拿不住了,一两倍的收益就完全控制不住止盈的欲望,一只股票往往是这帮人走了,那帮人过来。很多人也劝他说,老王,你已经赚得够多了,怎么还不卖。

但王先生的胆识和谋略超出常人,他不为别人所推荐的快速赚钱品种所动,最终赢得了约20倍的收益。

2006年,我入行之初,就拜访过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当时因为年轻无知,不能很好地理解他的投资理念。但他说过的“一只到两只个股可以改变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命运”,却深深嵌入我的心中,并种下了价值投资的种子。

在2002年至2003年的市场底部区间,中欧瑞博董事长吴伟志买入了贵州茅台,并且一直拿到2007年牛市结束才卖出,实现了约30倍的收益,赚取了不菲身家,一举实现了个人投资者向机构投资者的转身。

“一个成功投资人的一生里,一定要有一只二三十倍的股票,不仅让他实现财务自由,而且彻底洗礼他的投资理念。”这是中欧瑞博前合伙人梁俊总结的。这也是为什么贵州茅台对许多知名投资人非常重要的原因,因为这是帮助他们实现人生跨越的一只个股。

很多投资者希望低买高卖,不停做波段,事实上这是很难做到的。“做波段,就如你希望把弯弯曲曲的股价走势图拉直了,那收益会无比巨大的,但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吴伟志曾表示。

王先生也曾感叹,身边有很多和他同时起步的人,有些趋势投资者在某一时间段会表现突出,但20多年过后,那些以趋势投资为主、总想低买高卖的人基本仍在原地打转。

杰出投资者们长期基本处于满仓状态,在熊市买入,特别是在泡沫时期才考虑卖出。在一个长周期内,他们精选最看好的个股,抱紧筹码,远离频繁交易。需要牢记“慢就是快”,不追求小富即安,拥有赚大钱的战略定力。

二、隔绝市场恐慌与价值识别的能力

2016年1月,A股发生熔断行情,上证综指一度大跌近千点,大盘月度跌幅超过20%,千股跌停暴风骤雨般袭来。但明达资产总经理刘明达却保持了高仓位运行,他说:“看到千股跌停的盘面,我当然也会恐慌,但恐惧只是一会的事,仔细想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就会冷静下来。”

隔绝市场恐慌的能力,除了心理层面的不从众外,更需要价值识别能力作为支撑。刘明达当时说,上证50板块市盈率仅有10倍,派息率高达3.6%,总市值占到A股的一半,这意味着大盘向下的空间有限。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虽然是贬值的,但对一篮子中的其它货币是升值的,中国经济虽有隐忧,但大的行业是越来越健康,我们投资界诸多人士对此却视而不见。

在众人恐慌的熊市,恰恰是杰出投资者大有作为的地方,因为此时才会出现难得一见的好价格。

梁俊曾梳理过,2016年2月,贵州茅台股价约为200元,市盈率为15倍,每股分红6.1元,股息率3%,账上躺着600亿元的现金,库房里还有20多万吨的老酒;格力电器股价16元,6倍市盈率,每股分红1.5元,股息率高达9%;美的集团股价也是16元左右,7倍市盈率,每股分红1.2元,股息率为7.5%,公司还收购了库卡机器人公司。

站在2020年的今天,许多人一定会感叹:当时白马股真是遍地黄金啊,这些个股如果当时买入并持有4年基本可以取得三四倍的收益。但在当时浓厚的空头氛围中有勇气买入者比较少见,恐惧已经战胜了理性。

“每次黑天鹅爆发都是机会,价值投资者都是在竞争对手因为恐惧、因为不确定退出的时候,迎来自己的最佳时刻。”曾任东证资管董事长的王国斌说。巴菲特的经典名言“当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当别人恐惧时我贪婪”放之于A股市场也是适用的。

2018年10月,贵州茅台大跌23%,一度跌至509元。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和深圳投资圈大佬张尧却在此时大举出手。翟敬勇当时说,贵州茅台自2015年至今一直没有高估过,2015年—2017年是严重低估,2018年的估值一直在合理位置波动。

翟敬勇说,“伟大的企业一旦动了卖的念头,就无法长期持有了。”回头来看,500元附近是贵州茅台的一个重要买点。

今年三月份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A股再度经历了一波下挫,上证指数一度探底至2646点,恐慌再度来袭。期间,同犇投资童驯也抛售了自己压舱底的消费股,但他随后就发现这是一项错误的决策,并再度将仓位提上来。

童驯说,这次操作的失误对我们今年业绩表现有巨大影响,也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对价值投资者来说,因担心系统性风险而大幅减仓,一不小心就会丢失原本长期看好又有核心竞争力的优秀企业股权。

当然,今年3月份因为恐慌而抛售的机构并不鲜见,只不过童驯表现出了可贵的对自己内心诚实的品质。

巴菲特说,投资需要掌握两门课,一是如何对企业估值,二是如何应对市场波动。长期而言,杰出投资者需要具备价值识别能力和隔绝市场恐慌能力。

三、严守能力圈与设定合理预期收益率的平常心

张尧是深圳投资圈内“大佬中的大佬”,他从来不替别人理财,却拥有百亿身家,是一位极其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在过往的20年间,张尧在A股实现了超过2000倍的收益,前五年趋势投资赚取了10倍的收益,后15年做价值投资实现了200倍的收益。

张尧是一位严守能力圈的杰出投资人,他持有的个股一般限于商业模式简单易懂,以低估值、高分红、现金流强劲的能源企业、地产企业和金融企业为主。张尧早年曾在煤炭股伊泰B上赚过大钱,还持有过黔源电力、川投能源、国投电力和陕西煤业等个股。

张尧通常将预期回报率设定为年化15%,也即五年翻一倍的标准。但普通投资者恰恰没有这份平常心,往往看不上年化15%的收益,结果就只能去博了,追求快钱的结果反而会招来致命危险。

重阳投资裘国根就长期重仓电力股。在长江电力2018年的年报中,重阳位列第十大流通股股东,重阳投资是2012年半年报中首次现身长江电力的,这意味着重阳投资对长江电力的持有超过6年的时间,期间股价涨幅超过7倍。

煤炭和电力企业均属于主营业务单一的企业,从五年的角度来看,主营业务基本不会发生变化,确定性较高。它们简单易懂,现金流强劲,分红率较高,但公司估值基本维持在一个狭窄的范围,股价很难出现爆发性增长,股价的上涨主要依靠盈利和分红来推动。也只有那些将预期收益率设定在比较合理范围的投资者,才能够长期拿得住此类股票。

在万利富达董事长胡伟涛的持仓里,贵州茅台、招商银行和伊利股份等个股均持有十年以上。胡伟涛能够拿得住这些个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严守能力圈,并给自己设定了合理的收益率。

胡伟涛把自己定位成市场中最不聪明、且运气最差的一类人。他说,我要求不高,年化有10%到15%的收益就非常满意了,关键是要赚最稳妥、最有把握的钱。

据说,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曾问过巴菲特:“你的投资体系那么简单,为什么你是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别人不做和你一样的事情?”巴菲特回答说:“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

巴菲特所说的慢到底应该如何衡量?A股市场众多杰出的投资人如段永平、张尧和胡伟涛等人已经身体力行给出了答案。

四、付出不亚于任何行业成功者的努力

投资貌似一买一卖那么简单,但是,越简单的事情反而是越难的。段永平曾说过,看懂一家公司,不会比读一个本科更容易。在投资行业,成功的投资人其实都付出了不亚于任何行业成功者的努力和热情。

杨永兴是我2007年就认识的游资大佬,他当时在朝阳永续的实盘大赛中,10个月收益率为1497%。杨永兴说自己没有参与过一单当时火热的权证交易,第一天收盘后便要做功课,寻找第二天要买入的目标,尤其是寻找那些不为人所注意的公告中蕴含的金子和多份券商研报一致认定的内容,从已有的信息中掘金,而不是四处捕风捉影打听子虚乌有的信息,落入别有用心者的圈套。

杨永兴采取的是事件驱动策略,他后来为此专门联合专业技术人员开发了爬虫,提前于市场获得各大部委已经发布的涉及到有关行业及上市公司的公告,从有关部委发布文件到上市公司自身发布公告,在信息传播速度不像今天这么快的年代,杨永兴获得了宝贵的时间差。

2007年之后,投资者中学杨永兴者众多,但很多投资者一不研究基本面,二不深入思考,只看K线图买入卖出,毫无竞争优势可言,那往往只能成为山顶的站岗者。

翟敬勇是一位25年来持续进行上市公司调研的杰出投资者,即使在空仓期间,他也坚持不懈地对相关公司进行调研,贵州茅台他去了不下30次。

2015年12月初,翟敬勇再次到贵州茅台进行调研。他敏锐地发现,包装线上的工人仍未放假,而在往年,包装线上的工人都该放假了。十年以上的跟踪外加职业投资人的敏锐,使得翟敬勇判断,茅台酒的动销将再次迎来上升趋势。2016年熔断行情后,翟敬勇重新开始重配贵州茅台,此时距离他上次卖出贵州茅台已有3年的时间。

翟敬勇说:“没有对上市公司跟踪三到五年,就谈不上对企业的理解。”

五、对大的时代要有正确的认知

难能可贵的是,杰出投资者需要对自身所处时代有正确的认知。2015年11月游资大佬徐翔被抓后,杨永兴便得出结论:这即使不意味着游资时代结束,也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市场风格将发生重大改变。

杨永兴一向对熊市非常警觉,总是能回避大的系统性风险。他曾说过,如果我的净值从高点下跌超过15%,要么是市场变了,要么是我自己不适应市场了,有这两种情况都需要离场休息。

2015年股市巨震之后,杨永兴一直处于离场休息状态,4年后当他回归股市时,毅然转身买入了白马股,1000元附近买入茅台,80元买入中国平安。“暴利时代已经结束了,以前一轮牛市赚几十、上百倍的神话不会再有了,我们必须降低盈利预期,投资要回到基本面上来。”杨永兴说。

2016年底,在一家私募的年会上,我恰好与凯丰投资的吴星坐在同一桌,当时凯丰投资在行业内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规模尚未达到百亿。一直以期货投资为主的吴星此时却看到了A股的巨大投资机会,他表示看好中国的前景,看好A股经过巨震之后良币驱逐劣币的生态环境,会将部分资金转战A股。2017年,期货和股市双线作战的凯丰获得了不菲的收益,规模也突破了百亿。

六、自下而上的选股能力,尽量少看宏观因素

普通投资者总是忧虑宏观经济的景气度,尤其当经济增长数据不如预期时,容易惊慌失措抛出筹码。但正如芒格所说,“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而微观才是我们有所作为的。”杰出的A股投资人也是以自下而上选股为主,不太为宏观经济的悲喜所牵动。

2011年,我采访景林资产蒋锦志时,特别惊讶地听到他说投资不怎么关注宏观因素。而在当时,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犹在,在各大券商举办的策略会上,首席经济学家的演讲一票难求。

蒋锦志看重自下而上选股。他说,景林风控的基础是对上市公司进行360度的调研,另外基金经理要有预见性,要看到三五年后的行业背景、公司基本面、商业模式会如何,对未来要有比较强的洞察力。

2016年以来,消费股展开了近5年的大行情,但如果只是看宏观的话,您一定会完美错过。

国信证券策略分析师燕翔曾专门写过一篇研报——《从近5年的消费股行情谈自上而下选股的痛点》。他说:最近5年的消费股行情应该说完全是一种进攻性行情,体现在日常消费板块盈利能力大幅上升,板块的净资产收益率(ROE)持续上升,特别是中证800成份股中的日常消费上市公司,板块ROE从2015年13.8%提高到2019年的20.3%,盈利能力提升幅度高达近50%,上市公司如此强悍的盈利上行周期,能不造就一波波澜壮阔的股价上涨行情吗?

但燕翔同时感慨:上述的消费品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持续强劲上升,能够在宏观数据中看到影子吗?答案是完全否定的。最近几年,我们看到宏观数据中,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从2015年的10.7%下降到2019年的8%。所以完全自上而下宏观研究出发,一定会踏空2015年以来的消费行情。

七、能够经受住人性的考验

格雷厄姆的《聪明投资者》问世已经接近70年了,巴菲特在每年的股东大会上也反复阐述其理念,但在全世界,即使在机构投资者中有卓越建树者并不多。这并不是因为价值投资的方法难掌握,而是如果没有卓越的心性作为前提,价值投资的方法无疑就是纸上谈兵。

作为普通投资者,我们时常会扼腕叹息,自己卖掉的或者关注却没有买入的牛股又涨了,却很难下决心把它重新买回来。这是因为我们的心理经常锚定在当初卖掉的价格,或者当初关注的价格,难以自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牛股绝尘而去。

但杰出投资者却不会深陷这样的泥沼。以某龙头汽车公司为例,但斌对该公司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时股价仅为30美元,但经过长达5年的跟踪和细致研究,他在2019年下半年才开始重仓买入,此时该龙头汽车公司的股价为300美元左右。

按照普通投资者的心理,股价从30美元涨到300美元,足足涨了9倍,怎么还能买呢?但斌看到的却是该公司进入适合大笔买入的阶段,投资的风险性大大降低而成长性仍极具吸引力。近期该龙头汽车公司股价已到2000美元左右,这笔投资目前来看已经获得超过5倍的收益。

但斌无疑是某白酒龙头股最长情的投资者,可能因为2008年A股暴跌带来的教训太深刻,他在2015年夏天A股巨震时也因担忧系统性风险曾抛售其持有的九成该股。

然而,当他感觉到自己可能出错,并去该白酒龙头公司深入调研回来后,果断再度重仓买回该股。显然,再度买回价高于自己当初抛售的价格,但此后他却抓住了该股的一路上涨,近期该股的股价已经涨至1800元之上。试想,如果没有果断买回,对于但斌这种曾持有过该股票13年的投资者来说,无疑会遗憾终身。

巴菲特在《致股东的信》中也说过,即使一个1919年投资40美元买可口可乐股票的投资者,到1938年时达到了3277美元(以分红再投资的形式),他也不必着急开庆功会。因为,即使1938年才投资40美元买可口可股票,到1993年时会达到25000美元。

同样,在卖出股票时,我们普通投资者也经常会犯下心理价位锚定的错误,只要个股不回到自己的成本价之上,坚决不卖出,但这样往往会成为吮指等待的牺牲品。

心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那位曾在黄金股上大赚20倍的王先生说,在股市,为什么有人赚一点点就跑了?为什么有人能赚几倍,甚至几十倍?不是胆子大小的原因,而是认知差别。

“如果你对上市公司有足够多的了解,能看到整个行业的发展前景,能了解公司的发展战略,对公司管理团队了解足够多,那么股价因一时的利空而大跌时,就应该平静面对。总之,要学会深度思考,凡事要看得远,看得透!”王先生说。

八、重要结论:心性可以提高吗

尽管巴菲特也说过“懂的人5分钟就懂了,不懂就永远不懂”,但从各位A股杰出投资者的经历来说,可能未必如此,心性是可以提高的,愚顽是可以开化的。

有人是顿悟的,但绝大部分人是渐悟的。段永平是一开始就在价值投资的路上;胡伟涛说自己用了两年的时间去拥抱价值投资;张尧用了5年的时间来做趋势投资,此后才开始价值投资。

愚顽的我是2005年入市的,尽管与很多杰出的投资者有过面对面的交流,但我在2013年才开始逐渐走上价值投资之路,并在2015年夏天A股巨震之后才开始将价值投资上升为信仰,用了足足10年的时间。

从个人的观察来看,心性的提高需要三方面的努力:

一是长期反复阅读经典,《巴菲特致股东的信》被段永平誉为“看懂,你就可以开始了”。上海有个基金经理曾在私下里交流时表示,《穷查理宝典》、《巴菲特致股东的信》等书籍被包括陈光明在内的上海价值投资圈视作圣经一般的读物,大家基本熟悉到知道经典言论出自哪一章哪一节。
二是来自内心的自我反省,尤其亏钱的时候,当你内心谴责的对象除自己之外,还有第三人,那与你擦肩而过的损失一定还会向你回眸。
三是来自与杰出投资者的交流。“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个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慧根需要他人开启,别人的一席话,可能胜过你在黑暗中多年的独自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