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成本:一种重要的思维模型

静逸投资

芒格经常讲,如果能掌握100种常用的思维模型并不断地运用到现实中,将极大地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机会成本,就是一种对提高决策质量非常重要的思维模型。

 

曼昆的《经济学原理》中,经济学十大原理之一就是机会成本:“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所放弃的东西。”更完整的表述是,机会成本就是做出一项选择时所放弃的其他所有选择中最好的那一个选择可能带来的收益。

 

上大学的成本是什么?表面上看,上大学需要支付学费、住宿费、生活费。这些其实只是可见的“显性成本”。上大学的“机会成本”是我们如果不花四年时间上大学,而是去做其他事情,可能带来的最大收益。如果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坚持按正常进度上完大学,也许微软、Facebook早已错过最佳风口,根本就不会诞生了。他们对机会成本有准确的盘算,所以显得不同寻常。有天赋的运动员,更不应该花太多时间在学校。美国一些大学的“休学制度”就是要降低学生的机会成本。

 

看一本书的成本是什么?显性成本是买书的价格。其实,看书付出的时间是更大的成本。所以尽量看好书,不浪费太多时间在烂书上。时间还不是读书最大的成本。如果读了不好的书,从书中吸取了错误的观点并用以指导实践,而错过了读好书运用正确观点指导人生得来的巨大收益,那么这个机会成本甚至会伴随一生。

 

穷人喜欢买最便宜但可能劣质的物品,也是只看到物品当时的价格,没有考虑到机会成本。如果买入价格更高一些但质量可靠很多的优质产品,能够使用更长时间,获得更高的生活质量,反而是省钱的。

 

投资也是关于机会成本的决策。如果买入价格过高,需要持有较长时间才能抹平估值,这其中浪费的时间本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如果对好公司追求过分的便宜,会导致错过,也是一种很大的机会成本。根据个人的机会成本,选出可见未来中最好的投资目标,才是正确的决策。

 

我们不妨思考一下,机会成本这个概念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够重视、难以理解,甚至大脑中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人的大脑结构和心理机制。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有这样一种发现,人的大脑对所见即所得的事物更加敏感,对看不见的事物则很不敏感。人的大脑天然就喜欢走捷径、省力气,尽可能地节约能量,喜欢用“系统1”做大部分的判断。看不见的,需要用大脑的“系统2”进行推理性判断的事物,人类往往不够重视,很容易犯错误。

 

福尔摩斯为什么很厉害?因为别人都在找显而易见的犯罪证据的时候,他却能够发现“那只狗出现在午夜时分却没有叫”。没发生什么有时比发生了什么,信息量更大。我们“所放弃的其他所有选择”,这些选择我们并没有去选择和执行,所以是不可见的。它们的成本和收益,并不显而易见,需要我们用理性的“系统2”去思考计算,而我们的大脑不太愿意去做这样复杂的工作。

 

芒格说:“别老得太快,聪明得太晚。”我们很多人每过一段时间有这样一种感觉:“如果早点明白这个道理,这么多年何必走这么多弯路、浪费这么多时间?”例如,很多投资者感叹自己如果早几年理解价值投资,无论是家庭财富还是人力资本都会比现在好很多。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所以,保持不断的学习热情和思考深度,以及和更高认知能力的人交流,早点明白很多道理,早点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的人生将少付出很多机会成本。

 

人们往往忽视机会成本,重视显性成本,还重视的另一种成本是“沉没成本”。沉没成本,是指以往发生的,但与当前决策无关的成本。沉没成本是已经覆水难收的成本。比如,当初选择错误没有动力再干下去的工作。或者,投资错了一家公司,已经造成的账面浮亏。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沉没成本,虽然让人痛苦,但正确的做法是当断则断,立即纠正错误,否则机会成本越来越高。沉没成本的唯一意义就是从中吸取教训,避免重复犯错。现实中,对已经度日如年的工作,很多人还是咬牙坚持。对于已经形成的错误投资决策,还在准备“哪里摔倒就必须哪里爬出来”,寄希望于市场出现奇迹挽回损失。

 

由于人的大脑的天然惰性,人们总是关注显性成本,而忽略隐性的机会成本。由于人天性的损失厌恶心理,对沉没成本在情绪上难以割舍,影响了判断力。完全面向未来,考虑未来的机会成本,才是正确的决策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