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记录

李嘉诚最伟大的进击与撤退

读书分享 财梯网 566℃

但在最后时刻,李嘉诚却主动认怂了。

01

1995至1997连续三年,《福布斯》上的香港首富、华人首富都不是李嘉诚,而是香港另一位地产巨擘——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

1997年之后几年,深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的香港,房价断崖式下跌,股市风雨飘摇……特首董建华在施政报告中的用词是:

经济逆境,共度时艰。

一片萧杀中,李兆基的财富大幅缩水,而同样作为地产天王,同时还是香港最大市值财团掌舵人的李嘉诚却在此间超常爆发。

其中的关键转折源自一笔伟大交易。

这笔交易不发生在房地产,也不发生在香港,而是发生在遥远的欧洲,在新旧世纪交替,信息产业升级换代的惊涛骇浪里。

这笔交易,巩固了李嘉诚的华人首富地位。

02

1993年,李嘉诚面临一个抉择。

他旗下的“和记黄埔”与英国宇航合作推出的第二代无线电话(CT2)服务“Rabbit”,进入到第四个年头,依然前途茫茫,而新一代无线通信已在蓬勃发展。

是继续把“Rabbit”撑下去,还是全力发展新一代,抑或是干脆关门,不再做这门生意?

李嘉诚的最终决定是:关掉已因技术落后无力回天的“Rabbit”,大举进入新一代通信业务,即加大投资力度,培育后来大名鼎鼎的Orange(“橙”),并安排最仰仗的爱将霍建宁亲自挂帅重整再出征。

借助新一代通信业务的蓬勃,不几年,霍建宁就将Orange做成了英国第三大移动电话运营商。1994年,Orange的用户才300万,到1999年时,这一数字已增至3500万。

跟随李嘉诚30年的香港“打工皇帝“霍建宁

1996年,以Orange为核心的Orange plc还同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成为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成份股公司中表现最好的个股。

风光一片大好之时,一贯重视风险管控的李嘉诚,却提早洞悉危机,思考起了如果坏事来临,要如何应对?

李嘉诚后来曾这样回顾他当时的忧虑:

“我看到三个现象∶1、话音服务越来越普及,增长速度虽然很快,但行业竞争太大,使得边际利润可能减低;2、数据传送服务的比重越来越大,增长速度比话音要高很多;3、在科技通讯股热潮的推动下,流动通讯公司的市场价值已达到巅峰。”

另一个巨大压力是,Orange虽然已是英国第三大,但基本上也只能是第三大。

欧洲的前两大电讯巨头英国沃达丰(Vodafone)和德国曼内斯曼(Mannesmann)都把英国市场作为必争之地,已为争夺龙头地位打得不可开交。

老大和老二打仗,最后却死了老三,这在古今中外都屡见不鲜。前景不容乐观,甚至危机已现的局面中,李嘉诚开放性地寻找着扭转局面,成为大赢家的契机。

其开放在于:价格合适,就卖掉Orange

03

Orange有作为第三的不足,也有作为第三的独特价值——沃达丰与曼内斯曼,谁能买下Orange,谁就可以坐地成为真正的老大。

如能激发两家竞买Orange,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只要老板一句话,他就总是有办法的霍建宁,很快把一场老大和老二打仗可能死掉老三的恶战,成功扭转到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新局面。Orange可以出售的口风刚刚吹出去,沃达丰与曼内斯曼就争着抢着上了门。

接下来便是惊心动魄的商战,但李嘉诚努力让一切云淡风轻。

关键时刻,几乎在焦急度过每一天的李嘉诚,除了明确大方向并不断提醒已经忙到病的霍建宁注意身体,没有给霍建宁任何压力,几十几百亿的价码也都由霍建宁相机行事。虽然交易尾声时,他已睡觉都把手机放在床边调到最大音量,生怕错过霍建宁汇报过来的消息。

多番博弈之后,1999年10月21日,李嘉诚在香港兴高采烈地宣布了最终的答案:

“和黄”决定出售其持有的Orange plc总计49.01%的股权给曼内斯曼,交易总代价包括:相当于港元264亿的现金、相当于港元214亿的由曼内斯曼发行的三年期欧元浮息票据,以及曼内斯曼10.2%的股份。

消息传出,全港沸腾。

最终,在是年的财报上,“和黄”从这一笔交易中获得了1180亿港元的溢利,创造了香港开埠以来的企业最大盈利纪录。

▲“和黄”99年年报披露的交易事项及盈利介绍

这都还不是赢家的全部。

曼内斯曼收购Orange不到半年,2000年2月,在家门口丢了Orange的沃达丰咽不下这口气,以1850亿美元的交易额直接把曼内斯曼给合并了,写下世纪并购大案。

作为曼内斯曼重要股东的“和黄”接受了这个交易,并最终获得了合并后新公司5%的股权,再次获得500亿港元的溢利。

只用5年左右的时间,就将一项原本陷入困局而且累计投入不过百数亿的业务,变成了溢利高达1680亿港元的大买卖。

李嘉诚的华人首富地位再难有人撼动。

04

一笔交易获利超过1500亿之巨,也还不是李嘉诚洞见观瞻、老谋深算的全部。

完成这个大交易不到1年的2000年8月,李嘉诚得到一个新机会:竞投德国3G营业执照。

看好3G的他高度重视这个机会,亲自出面领衔6家国际财团组成了豪华竞购团,并派出霍建宁坐镇伦敦指挥。

周密的谋划和测算后,他们端出了一个计划以450亿美元参与竞购的方案。

但在各家为此激烈拼争,哄抬竞购价格的最后时刻,李嘉诚却在别人贪婪时恐惧了。

他从香港打电话给霍建宁,要求霍建宁不但要马上退出竞购,还要创造机会将手上持有的欧洲电讯业务股份统统转让别人。

得到消息的国际财经媒体纷纷质疑李嘉诚的决定,声称这将让“和黄”彻底失去成为国际电讯巨头的可能性,美国《纽约时报》更直接感叹——超人失去威力了吗?

霍建宁也一度没完全懂得李嘉诚,虽然他毫不犹豫地执行了决定。

但事实再次证明,低买高卖这块姜,还是李嘉诚的辣。

在此交易之后,已经跌了几个月的科网泡沫继续狂破,以高价竞购获得了该牌照的电讯巨头因此股价大跌,主动“认怂”的李嘉诚则全身而退,不但保护了此前的巨大利润,更在最后时刻趁高再狠狠地赚了一笔。

从竞购德国3G执照大撤退的李嘉诚,转身把大量资金投向内地,并在房地产市场抄了大底,而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不但让他的财富地位得到巩固,也让他的社会声誉登峰造极。

其中,最标志性的是:1999年9月,李嘉诚在内地的最大房地产综合体项目——东方广场,终于在经历坎坷曲折之后大功告成,惊艳亮相于国庆50周年大庆。

位于北京市东长安街1号的东方广场占地1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0万平方米,竣工时为亚洲最大商业建筑群,被称为北京“城中之城”,也树起了当时中国商业地产的新高度。

北京东方广场夜景

将近20年过去,东方广场依然是北京的核心地标。去年宣告退休时,李嘉诚还将其作为自己没有内地撤资的核心证明:“去北京看看东方广场,我们是最大的股东。”

而当年对竞购德国3G牌照的放弃,也并没让“和黄”丧失电讯业务的机会。当3G技术逐渐普及,准入标准亦相应降低后,此前“认怂”的李嘉诚和霍建宁又回来了,大手笔以更低成本大胆大规模布局……

至今,“长和系”还在不断扩张其电讯业务。

05

在超过70年的营商生涯中,李嘉诚创造了一个奇迹:没有一年亏损过,也没有遭受过一次财务上的紧张。

他说,这是因为他90%的时间都是在考虑失败,并且不放过任何细节——

“你一定要先想到失败,从前我们中国人有句做生意的话:‘未买先想卖’,你还没有买进来,你就先想怎么卖出去,你应该先想失败会怎么样。”

李嘉诚说,做任何事业都要考虑自己的能力才能平衡风险,一帆风顺是不可能的。“我常常记着世上并无常胜将军,所以在风平浪静之时,好好计划未来,仔细研究可能出现的意外及解决办法。”

对于众人羡慕的他总能低买高卖,成为周期的赢家。李嘉诚的解释是:

“这其实是掌握市场周期起伏的时机,并还有顾及与国际经济、政治、民生一些有关的各种因素,如地产的兴旺供求周期已达到顶峰时,几乎无可避免可能会下跌……”

李嘉诚曾在汕大的演讲说自己:“一生志在千里,也知似水流年。我年轻过,历尽困难试炼,我深刻知道成长之路是非常不容易的。”并且强调:“在高增长机遇巨浪中,愚人见石,智者见泉。”

见石还是见泉?愚还是智?在李嘉诚看来,关键还是在于知识以及对知识的应用。

东方广场竣工之前的关键时期,1999年春节开始,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李嘉诚亲自现身说法的大型公益广告——

“知识改变命运”。

“知识并不决定你一生的财富增加,但是你的机会就更加多了。你创造机会,才是最好的途径。”李嘉诚在片中强调说。(来源:华商韬略)

转载请注明:财梯网 » 李嘉诚最伟大的进击与撤退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