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记录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真话与诤言,投资与爱国

百家争鸣 财梯网 11℃

题记:有两件事我最憎恶——没有信仰的博才多学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爱默生】

有一些朋友会私下给格隆留言:讨论投资就好了,不要讨论国家与民族。就算讨论,唱赞歌不好吗?你的文章为什么总以反思为主基调?你到底爱不爱国?

格隆想说的是:

1、没有做投资的人是不爱国的。

因为投资赚的永远是一个大趋势的钱,是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和未来紧紧捆绑的。你能想象在朝鲜,或者缅甸,或者文革时期能获得好的投资业绩?没有美国239年不断上升的国运,断不会有巴菲特的投资奇迹。

不看国家和民族,只盯股票与估值,那不是投资,是市井小民的斗鸡游戏

我们还是看看巴菲特今年一月份在美国投资峰会(Select USA summit)上的讲话:“尽管我们也经常在海外投资,但美国才是最大的淘金乐土。我知道,我们能成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是在美国经营生意。实际上,在美国238年的历史中,那些看空的人谁最终受益了?如果将现在的美国和1776年的美国相比,你肯定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我所经历的年代中,美国的人均产出已经翻了六倍。美国金融市场的勃勃生机将继续延续下去。获取利润从来不会是一件一帆风顺的事情。有时候我们会对我们的ZF有所抱怨,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未来会更加光明。”

事实上,多数人还是能清醒看到押注国家与投资结果之间的紧密关系的。去年A股股灾期间,巴菲特的一句名言被广泛引用:“在过去的238年,没有人靠押注自己的国家崩溃而获得巨大成功的。”

但事实上,巴菲特的原话是:“Indeed, who has everbenefited during the past 238 years by betting against America?”。很明显,巴菲特说的只是1776年才独立的美国。中国还是有相当不同的: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上,其实是有很多人靠押注自己国家崩溃而大获其益的

没有投资人愿意经历这种折腾的阶段,因为这种时候必定都是投资的噩梦。

2、至于为什么著文以反思为主,那是因为唱赞歌的已经足够多了

反思或许多少会让你尴尬,但却会给你需要的、疼痛的清醒

没有一点反思,你会在大炼钢铁,全国一半以上人处在饥饿状态下,仍然觉得“形势很好,不是小好,是一片大好”。而且做些反思,天会塌吗?文革那种掰着脚趾头都能看出问题的全民族浩劫,但凡有部分人说出内心真话,就绝不会延续十年之久,更不会在整个民族心头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痕

文革时期的陈演恪一样,一个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却被迫假道“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费时十年、穷晚年几乎全部精力作80万字的《柳如是别传》,“留命任教加白眼,著书惟剩颂红妆”,是陈演恪的悲哀,还是民族的悲哀?

而且,我丝毫不认为那些唱赞歌者是在真爱国,相当部分,为一己之私,投机而已。

对升斗小民而言,真话与诤言,也许无法上达天听,但至少能让整个社会的某些角落有一些清醒的声音,能让自己的生活与投资成功得更加必然,而不是稀里糊涂的偶然。

被美国总统林肯称“美国文化精神之父”的爱默生有一句名言:有两件事我最憎恶——没有信仰的博才多学和充满信仰的愚昧无知。

於我心有戚戚焉。

庙堂决断,疆场杀伐,无疑都是爱国。但能入庙堂,上战场的毕竟是少数。

那么,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到底怎样算爱国?

格隆一直景仰有加,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的大师陈演恪,文革时期拒绝歌功颂德,粉饰太平,在双目失明情况下,穷十年之功做80万字《柳如是别传》,这份最后底线的坚持,算不算爱国?

晚年陈演恪,“著书惟剩颂红妆”,并非孤鸿落照,而是从政治史和制度史的前沿作出无可奈何的退却,亦决不可与自娱式的“文儒老病销愁送日之具”等量齐观,而是来自他骨子里的文化使命感:他把柳如是当作理想化的人格标本,追寻那种他惟恐失落的民族精神:“伪名儒,不如真名妓。”

就气节和操守而言,降清求荣的兵部尚书钱谦益,正属于那种“伪名儒”,而悬梁自绝的秦淮歌女柳如是,正属于那种“真名妓”。

在他笔下的柳如是悬梁离世305年后,1969年10月7日, 遭受了残酷折磨的一代大师陈演恪在广州黯然离世。或许天堂相见,仍能”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中国自古崇尚”士节”,《论语》“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但遗憾的是,历史长河中,知识分子更多时候不是社会的良知与公正,而只是陪衬与点缀,沦为谋臣策士的商业与道德双重依附地位,投彼所好,粉饰太平。

这也是“爱国”,但极易导向闭目塞听,误国误民,与“祸国”的距离,也许只在毫厘之间。

中国历史上有大唐之盛,诤臣魏征,功莫大焉。其最著名的《谏太宗十思疏》对此有最精辟的论述。文言文不复杂,格隆原文节录与此:“德不处其厚,情不胜其欲,斯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长者也。夫在殷忧,必竭诚以待下,既得志则纵情以傲物。竭诚则吴越为一体,傲物则骨肉为行路。虽董之以严刑,振之以威怒,终苟免而不怀仁,貌恭而不心服。怨不在大,可畏唯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奔车朽索,其可忽乎?”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不奴颜以歌功,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洁身自好,仁心且诤言,这就是格隆理解的普通人的爱国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不然就等于零。

这句话,也来自爱默生。

最近美国人的大选,让格隆见识了另一种方式的爱国。

做金融的都知道那个富可敌国(他的财富远远多于特朗普),却终身只戴一块廉价卡西欧电子手表,做了12年的纽约市长,但甘愿收取1美元年薪,并立誓死前捐出全部财产的亿万富翁布隆伯格(Bloomberg)——几乎全球所有金融机构都在用这套以他名字命名的信息系统。

本月初,这个民主党、共和党都不太喜欢,却在纽约市民、普通美国人群众中大受欢迎Bloomberg,因不希望因为自己对选票的分流,而让特朗普这个靠“激发人类心底恶魔”的人渔翁得利,“出于个人良知与爱国”,宣布不再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格隆把他退选演讲《The Risk I Will Not Take——我不能冒这个险》的部分翻译于此。

Americans today face a profound challenge to preserve our common values and national promise.

今天,美国民众正面临着维护我们共同价值观与民族希望的严峻挑战。

Wage stagnation at home and our declining influence abroad have left Americans angry and frustrated. And yet Washington,D.C., offers nothing but gridlock and partisan finger-pointing.

在国内,民众收入止步不前,在海外,美国影响力日薄西山,这一切令美国人恼怒而沮丧。但环顾美国ZF,除了相互指责和互为掣肘,我们的ZF对此束手无策。

He has run the most divisive and demagogic presidential campaign I can remember, preying on people’s prejudices and fears.Abraham Lincoln, the father of the Republican Party, appealed to our “betterangels.” Trump appeals to our worst impulses.

他(特朗普)在选举中利用人们的偏见与恐惧,给美国社会造成的分裂与破坏是我所未曾见过的。共和党的缔造者亚伯拉罕·林肯希望人们追求心中的天使,而特朗普激发的却是心底的恶魔。

Threatening to bar foreign Muslims fromentering the country is a direct assault on two of the core values that gaverise to our nation: religious tolerance and 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Attacking and promising to deport millions of Mexicans, feigning ignorance of white supremacists, and threatening China and Japan with a trade war are all dangerously wrong, too. These moves would divide us at home and compromise ourmoral leadership around the world.

威胁将穆斯林挡在国门之外是对美国社会得以安身立命的两大核心价值观的直接侵犯:宗教容忍和政教分离。辱骂和威胁驱逐数以百万的墨西哥人、对于白人至上主义的视而不见,以贸易战威胁中国和日本的做法都是十分危险的错误之举。这些做法对内将造成族群的撕裂,对外将削弱我们的道德高地

We cannot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byturning our backs on the values that made us the world’s greatest nation in the first place. I love our country too much to play a role in electing a candidate who would weaken our unity and darken our future.

我们不能通过背离我们的传统价值观来让美国更加强大,相反,恰恰是这些传统价值观使我们得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我深爱我的祖国,不愿为可能任何削弱民族团结、危害国家未来的候选人助力。

All of us have an obligation as voters tostand up on behalf of ideas and principles that, as Lincoln said, represent“the last best hope of earth.” I hope and pray I’m doing that.

作为选民,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去挺身维护我们的原则和理念,正如林肯所说的,我们代表着这个星球上的“最后一丝美好愿望,” 我为此祈祷, 希望自己说到做到。

很有意思的是,格隆知道国内有很多人喜欢特朗普这个推崇白人至上、坚决排外、强硬对中的奇葩——或许,他身上有着很多人内心深处隐藏的那个“革命”期望?至于这个革命是追求天使,还是激发恶魔,就没多少人在意了。事实上,著名的经济学人智库(The EIU)把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视为全球面临的十大风险之一,甚至被视为比英国脱离欧盟、南中国海发生武装冲突更危险

Bloomberg爱国样本的意义在于:一个富可敌国,有血有肉接地气,完全没有被金钱和权力绑架,甘愿收1美元年薪,立誓死前全部捐出全部财产,坚持和维护民族价值底线的74岁老人,让全球诸多空洞喊口号的政客成为笑话。如果一个社会的公仆都是大腹便便,只会作秀连连,无论其构筑多少的幻境故事都改变不了老百姓困苦的骨感现实。

坚持和维护价值底线,不作恶,更不助恶——这是布隆伯格的爱国。

3月5日,两会召开。当晚,北京鸟巢的巨型灯幕上,打出了这样一段大气磅礴的标语:中国正腾势——向每一份推动中国向上的力量致敬。3月6日,《人民日报》也整版刊发了这个标语。

这个标语无疑说出了诸多中国人的心声:我们这个一度屹立世界之巅,源远流长的民族,在近、现代遭遇了诸多磨难与坎坷(如今的经济转型困境只是其中之一),现在我们一直在试图恢复我们祖先曾经的荣光。

好在,中国从来就不乏戮力为国的真正爱国者。

这是珍藏在成都建川博物馆的一面“死字旗”,它是79年前,抗日战争中,四川安县一位父亲王者成为鼓励儿子王建堂慷慨赴死,上阵杀敌所制:

“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八年抗战,出川抗战子弟350多万,其中64万多人伤亡(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川军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占全国抗日军队总数的五分之一。

我以我血荐轩辕,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爱国,也是中国能一直站立世界潮头的原因

当前的经济转型困境,看似艰难,但相比曾经的国破家亡,根本就不是问题,实在是小儿科——除非你跑到美国去,还自称脊梁,高喊爱国。

在最黑暗的时候,人们会看到星星,它们一直都在,只是你要记得抬起头往上看。

这句话,还是来自爱默生。

打赏

转载请注明:财梯网 »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真话与诤言,投资与爱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