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权益研究部总经理胡雅丽:建立产业研究体系 提高研究转化率

(转自:上海证券报)

一家知名资管公司如何应对行业的爆发?一位行业老兵如何转型再燃激情?

转型跳槽到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方红资产管理”),胡雅丽坦言说很多同行不太能理解,因为区别于卖方研究,资管公司的买方研究要服务和支持投资,要面临公募基金行业的排名压力。但压力对于她而言不是问题,令她兴奋的是,始终坚持在做对的事情,每天离深度专业更近一些。

原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胡雅丽转型至东方红资产管理后,首次接受记者采访,谈及从卖方转型的想法,对权益研究的框架,以及对未来东方红资产管理权益研究部门的构想。这家一直处于上升通道中的资管明星公司也正迎来新鲜血液的注入。

买方研究首先考虑提高研究转化率图片

此次加盟东方红资产管理,胡雅丽任职公司总经理助理、权益研究部总经理。她表示,加盟后前两个月主要是在统一团队的想法。投研是很需要个性化、主动性的工作,但又必须让大家理解公司作为一个平台的组织目标与个人的成长目标的一致性,个人才更有内驱力。

“东方红这一点有天然优势,东方红一直是投研一体的,大家的目标一致、文化价值观一致。当然权益研究团队仍有继续提升和改善的空间,比如研究员梯队正在进一步补充有更丰富研究经验的专业人才,行业覆盖方面的薄弱环节,也正在进行补充和加强。团队中每个人的素质、优缺点又是不一样的,需要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把每个人都提升到可以令整个组织的输出效率最大化。”胡雅丽表示。

东方红始终坚持价值投资理念,过往在消费、高端制造等行业赛道表现突出,对于部分研究覆盖上的薄弱环节,比如医药行业,胡雅丽表示,公司已经通过外部引入资深的医药行研领军人予以加强了,并成立医药研究小组,未来还会增加新力量,研究转化能力明显提升。

作为权益研究部总经理,如何提升权益研究团队的整体实力,更充分向投资转化研究成果,是胡雅丽的职责所在。在现有的体系内,如何帮助大家增强能力?胡雅丽认为,研究的工作,永远都面临能力边界扩展的挑战。她跟团队一直是这样要求的:第一要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第二要不断地去拓展能力圈。东方红资产管理持续优化人才培养机制,为专业人才和管理人才分别提供顺畅、良好的发展通道,这样的好处就是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特长,进入专业人才职业序列的投研人员能够专注于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不断精进。

“我对研究员提出了新的要求,研究水平要高,然后还要有输出能力、沟通能力,这样能够提升研究转化效率。”胡雅丽还谈到,“买方研究毕竟是商业研究,所以要讲究输出,讲究研究对投资的支持和转化。目前东方红的研究员基础扎实,但输出意识尚需要继续加强。我会在研究团队和管理体系上下一些功夫,日常的流程管理上,要明确提交深度报告、修改报告的标准和流程,组织权益研究部门和投资部门的交流,要求研究员提高研究成果的说服力,并督促投资经理给予反馈。我们争取通过工作规范将这些标准内化为研究员的行为,提高内驱力,提高研究向投资的转化率。”

提升产业研究能力

赋能东方红投资

图片

出身行业研究的胡雅丽对于当前的资本市场研究有着自己的心得。主管东方红资产管理权益研究部之后,她倡导产业研究的框架思路,注重产业研究能力的提升。她认为原来在房地产行业为驱动力带动经济发展的时代,其实各个行业之间的边界是比较清楚的。但是新经济时代,很多产业是相互融合的,这对研究的挑战较大。

一边是研究员必须深耕产业,但是另一边上市公司的业务、行业在不断发生改变、融合,需要跨界的思维和投研能力。这种变化对研究员的好奇心要求更高、跨界研究能力要求更高。

胡雅丽表示,资本市场这二十来年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的影响因素都不相同。东方红强调长期价值投资,可以规避掉一些噪音,这个优势在2011年到2015年那个阶段特别有效,可以屏蔽掉市值管理、并购重组、资金炒作对长期投资带来的干扰,专注于基本面研究,所以在那之后东方红业绩靓丽突出。

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经济发展动力切换,各个产业在发生快速变化,研究人员需要纵向与横向不断扩充整体产业研究思维。

“我们的研究员跟卖方研究员不一样,有质量的覆盖越多,对以后做投资才更有利。所以每个研究员要有一两个最主要的研究领域,在一个垂直的领域建立自己的框架和方法论,后续还要增加一些相关的领域,让他的视野和思路更开阔。”胡雅丽表示,东方红的研究员素质都是优秀的,增加一些更市场化的考核和要求能更好地激发他们的能力,未来也会有一些外部引入和应届生招聘来进行补充。

市场更迭,牛熊转换,从这个角度,胡雅丽表示,任何公司或者行业都有周期,当下我们就需要把这个周期的高景气拉长。

始终做正确的事

转型寻求更专业研究

图片

“证券研究工作本身就是很匠心的事情。卖方的研究管理更多是一个组织能力,需要让研究成果被客户看见,而买方内部的研究管理目标是投研转化,在专业上支持并给投资部门赋能。这要求权益研究部既服务于投资部门、某种程度上又独立于投资部门,挑战很大,但也能够提高研究人员的专业水平。”在采访中,胡雅丽强调,她所追求的一直是做专业的事情。

从招商证券行业研究员起步,在中信证券做到新财富白金分析师,再到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十八年的卖方研究经验,胡雅丽对这个行业理解深刻。从对全市场各类投资人服务,到专注服务于东方红资产管理的投资部门。个人之所以产生了转型的想法,源于她对自我提升的内在要求。胡雅丽坦言:“从个人的追求来说,我愿意做对知识和能力积累比较专业的事情。”

因为入行比较早,胡雅丽表示,早期工作的重点专注研究,并不需要做大量的客户服务,她回忆当初一年就路演两次,中期策略和年度策略报告出来分别路演一次。在她的理解中,尽力做好研究就是对客户最好的支持。

“这些付出在我身上实现了正循环,在没有进行过营销服务的情况下,毕业两年拿到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第一名,让我能体会到这个行业的工作评价是非常公平的,而且适合我。”胡雅丽表示:“所以我就在大家信任我的这些点上,不断去加强我的长板。”

但后来机构服务量大增,现在的研究员精力不可避免从专心研究分散到做好服务。这与胡雅丽一贯的坚持产生了背离。

胡雅丽指出:“我没有特别强调长期主义这个词,但我一直是这样想和做的,我们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是要为三五年以后考虑的,就是三五年之后,我们在职业上想成长到什么目标,那么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应该是为那个做准备的。”

在她看来,这些年市场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买方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内部研究,伴随而来头部买方的研究水平明显提升。胡雅丽是个乐观主义者,始终定位自己是一个专业人士。因为有了十八年的从业经历,胡雅丽对自我提升有了更高更精深的要求。当下做权益研究的难点、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胡雅丽认为,不是方法论不适用,而是有没有足够多的精力下沉到更融合更复杂的产业里?研究的颗粒度够不够细致?

对于未来研究的拓展,胡雅丽表示:“真正要做好产业研究,肯定涉及到跨市场研究、跨上市阶段前后的研究,只有建立精深的产业链研究能力,才有可能对资产的全生命周期进行定价。”

专注于研究多年,胡雅丽依然保持着对研究的热爱和执着,她一直感慨,这行业多有意思,能够天天研究那么多东西,新的变化不停的出现。这就是让人永远保持热情的事情,也是永远能保持自驱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