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重塑耐心? | 高瓴 Recommend

卡夫卡曾在他的日记中曾写道:“人类有两大主罪,所有其他罪恶均和其有关,那就是:缺乏耐心和漫不经心。由于缺乏耐心,他们被逐出天堂;由于漫不经心,他们无法回去。也许只有一个主罪:缺乏耐心。由于缺乏耐心,他们被驱逐;由于缺乏耐心,他们回不去。”
在当下”求速“的大环境下,“耐心缺乏”似乎成为了一种新的通病:期望得到快速的回报,难以在一件需要持之以恒的事情上投入精力。
耐心是一种性格优势,但这种长期主义的坚持在当下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似乎没那么受重视。特别是在过去的20年中,随着各种科技的高速发展,不仅改变了对于何时需要等待、需要等待多久的心理预期,而且改变了对于忍受苦难的普遍理解。
从亚里士多德到托马斯·阿奎那,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哲学家都把耐心视为人类最崇高的品质之一。同时,耐心也被描述为一种值得钦佩和培养的基本美德。
但是,自从工业革命开创了一个以速度、生产和消费为重的新时代以来,耐心已经失去了它的吸引力。文化开始更倾向于关注快速致胜(quick win)和快速解决问题。甚至一个有耐心的人更容易受到这样一种误解,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个承受者——这里有一个思想误区,耐心看起来并不像是赢家所拥有的特质。
有多个理由可以相信,对耐心的蔑视最终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然而,即便抛开这些担忧不谈,对于心理健康和幸福来说,耐心似乎也非常重要。它与生活满意度、希望、自尊和规范的行为呈现正相关,与孤独、抑郁和焦虑则呈现负相关。
由迫切感和渴望做出成就所导致的压力,可以被耐心所缓解。同时,耐心还可以取代越来越多人所需要,乃至逐渐依赖的浅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通常来自于购买、观看和以其他方式消费的事物。
幸运的是,有数种方法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且它们都有证据支持。
理解耐心的本质
需要耐心的情境通常有三种。
1)应对日常麻烦的耐心。这类情境包括在会议前的等待,对待确认事件的等待,以及其他会导致延迟或挫败的日常小事。
2)应对艰难困苦的耐心。指的是无明确期限的情境,比如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掌握优势资源或技术的潜在行业竞争者,或是忍受其他会带来持续性忧虑和不确定性的事件。
3)应对他人的耐心。在与他人相处时,例如:不易沟通的当事人,意见不同的合作方或是其他难相处的人打交道时所需要的耐心。
不仅如此,甚至在焦急的等待结果时,还要具备应付周围意见不一致的声音的能力。
“耐心”这个词(以及形容词“耐心的”)来源于拉丁语中的“忍受苦难”(译者注:patientia)。拥有耐心的人是那些能够忍受不愉快的事情,而不让它影响他们的情绪或行为的人。
花点时间思考一下这个定义,就能意识到,耐心(或者说毫无耐心)对于焦虑、抑郁、愤怒和其他消极情绪状态以及强迫行为的影响是多么重大。这一切的病症都与忍受他人或某个情境能力的缺失紧密相连。甚至可以说,当下对于快乐的执着——对寻找更多的快乐并让它持续下去的执着——部分是由于缺乏耐心导致的;任何人都不希望花上很长时间来等待下一个愉悦、快乐或幸福的时刻到来。
那为什么这些日子里,会这么没有耐心?
当代生活的许多元素将速度和简便的优先性置于耐心和忍耐之上。若只追求即时的满足,现有的广告和技术行业不断朝这个方向指引。无论想要得到什么,通向它们的最快途径即是最佳途径,尽管种种迹象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例如,匆忙和急迫(的行为态度)与压力和激动有关。当加速一切的时候,当有这种‘快快快!’的心情的产生时,交感神经就会变得过分活跃。
尽管适度的交感神经系统活动对人无碍,但假使这一系统保持长期的过度活跃,就会与焦虑、抑郁、头痛、睡眠不好以及心脏、肠道和免疫系统疾病产生关联。总是匆忙行事似乎会助长这种过度活跃,及其带来的许多危害。
缺乏耐心也可能会使人们错过那些让生活获得意义的体验。研究人员发现,努力似乎是满足感、满意感和其他积极情绪的必要组成部分。研究结果证明,许多快乐在于行动的过程,而不在于做完后的结果。付出努力有助于获得目标感、意义感和人际连接感——而这些都是自尊和其他积极心态的源泉。
这并不意味着快速或轻松的事情都是坏事。而是说,快速和轻松的方式并不总是最佳方式。一旦失去保持耐心的能力,有可能导致无法再获得那些能让工作和生活达到满意和愉快状态的事物,同时,这也会增加与压力相关的健康问题的风险。
如何培养耐心
耐心“肌肉”越是被锻炼,就会变得越发强壮。研究人员认为,生活中有很多练习等待的方法,并且这种做法真的有助于建立耐心。
例如,遇到等待的场合(不管是在会议前还是等待结果前),都是练习耐心的好机会。不要用这段时间去拿起手机,查看社交动态或是新闻推送。研究发现,频繁使用智能手机更容易令人变得更加不耐烦、更加冲动。
在等待或是受阻的时候,练习一种被称为认知重评(cognitive reappraisal)或“重构”(reframing)的技巧可能会有所帮助,简单来说,它指的是把某件事看作一个机会,而不是一场困境。将可能被视为威胁或痛苦来源的事物重构成一场有用的挑战,这是有益处的。因为,这是一个关于培养耐心的正向心理暗示。潜意识里承认耐心对心理健康的好处,更容易建立培养耐心的习惯,就能将这些等待的时间转化为提升自己的绝佳机会。
在需要长时间等待的场合下,或是与容易令人神经紧张的人打交道时,认知重构也是有帮助的。正向的心理暗示不仅能够重拾对这套制度的信心,而且在人际关系中,重构还意味着将想法从“这个人不好相处”转变为“和这个人相处是锻炼耐心的机会”。它还可能意味着,会努力从另一个人的角度看问题,即进入换位思考的模式。
有研究人员认为,正念训练(mindfulness training)和类似形式的深度思考也有裨益,因为它们能提高对个人的想法和情绪的感知力。这种感知的优势在于,不仅能够对自身的习惯、对他人和外部环境的评价进行有益的调整,而且可以逐步增强耐心。
尽管当下可能没有足够的文化叙事和氛围来帮助理解等待和忍耐,建立培养耐心的意识和习惯不失为一种有效方式。重新发现耐心并重新将耐心置于优先地位,这可能是创造更有益的叙事的方式之一,也是面对高速发展时所导致的负面情绪的有效应对办法。
参考来源
[1]www.mayoclinic.org/healthy-lifestyle/stress-management/in-depth/stress/art-20046037
[2]link.springer.com/article/10.3758/s13423-016-1011-z
本文经公众号利维坦授权转载,不代表高瓴官方观点。
作者/Markham Heid;译者/苦山;
原文/elemental.medium.com/how-to-cultivate-patience-the-ancient-virtue-we-all-need-right-now-afd144abb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