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斌:2020年,我们该怎么做投资?

 2020年,我们该怎么做投资?
相信 相信的力量
——穿越时间的河流,与伟大企业共成长
 
编者按:独行者速,众行者远。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过几代中国人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今天的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离不开三千万家中国企业的踏实拼搏。

为此, 2019年12月,格隆汇历经3年铺垫,1年筹划,带来全新升级版的“全球投资者嘉年华”系列活动。与最具思想力的经济学家、最顶级的投资机构、最出色的实业家和上市公司一同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在12月11日格隆汇“全球视野”投资高峰论坛活动中,有幸请来了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先生,并在现场分享了“2020年,我们该怎么做投资”的主题演讲,作为一个坚定的价值投资者,但斌先生的整场演讲视野宏观,干货满满,极具参考价值。为此格隆汇第一时间整理并刊发出来,以飨读者。

非常高兴有机会在格隆汇年度峰会上跟大家分享投资。此刻,在中国的历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刻,所有的投资、决策都围绕着影响中国的重大方向性的问题在做判断。
 
未来投资怎么做?

 

但斌(深圳东方港湾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实际上这几年做投资争论非常大,抉择非常难。我在英国和深圳一位做投资很出色的朋友聊天时,他说2019年快过去了,他身边过去赚过大钱的朋友还在争论2019年应该怎么办,这几年发生的太多事情是过去不曾发生过的。
 
这几年争论或者是疑虑比较大有这三个问题:
 
第一,去年有一种呼声,民营企业家要退出历史的舞台,很多朋友有很深的忧虑,担心40年的改革开放会有一些变化。
第二,关于中美贸易。中美贸易纠纷从去年3月份一直到现在,12月15号这个非常关键的节点到底怎样变化,大家也非常担心。
 
第三,经济形势。2018年、2019年、2020年的经济形势非常让人担心。
 
我分享一下对这三个问题的个人看法。
 

1

 

上图是2017年在哈佛商学院读书的时候格雷厄姆·艾莉森教授(哈佛商学院首任院长)给我们上课时展示的,这一页PPT是他为美国联席会议准备的,三易其稿,为这些将军讲中美两国长期的变化。
 
实际上,中美两国关系变化的冲突点开始于贸易纠纷。我认为任何情况下贸易协议谈成的概率在90%。朝鲜战争,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生命的代价,和美国打成了一个平手。
 
我们公司过去3年国庆节是在欧洲度过的,第一年去了英国,第二年在德国,今年瑞士。今年国庆去瑞士的时候,我让公司特意准备了一面巨大的国旗,我今年52岁了,第一次在脸上贴了面国旗,半夜爬起来看阅兵仪式,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
 
我小时候是在大厂区长大的,邻居是个开卡车的,小时候能坐在他家车的后斗厢里绕厂区转一圈,我都感觉很幸福。我从未想到过自己能开上车,能在全世界旅行。
 
年轻的时候,我梦想着中国变得繁荣富强,今天的中国已非常接近真正的崛起了。当看到东风41、导弹部队通过广场时,我非常非常感动,这个导弹可以打12000公里,它可以打到美国任何的角落。
 
如果贸易协议谈不成,陷入冷战或者热战,将导致中美相互毁灭。但是,这不是中国精英和美国精英的选择。习总书记接见基辛格先生的时候,也强烈表示希望美国不要有战略误判,我相信美国的精英也不会选择这样一种情况。所以,我个人认为贸易协议谈成的概率在90%,只是谁占便宜多点的问题。
 

 

 
回到投资本身,一般的投资人不太相信到2024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而且林毅夫先生刚跟哈佛商学院的教授打了一个赌,20年后的中国经济规模能不能超过美国,微博上很多朋友不太相信。其实,做投资犯“灯下黑”的情况跟做社会观察是有点类似的。
 
2007年读中欧的时候,我跟同学分享投资时说应该买腾讯,当时班里有一个腾讯的员工,那时候腾讯股价24块左右,我说应该买,但这位同学把腾讯股票卖了,前年他说少赚了8个亿。
投资中经常发生“灯下黑”的判断,在国家的发展方向上,这个判断也是如此。
 
艾利森教授为什么说中国更有未来,他举了一个最简单的案例——因为中国更有效率。在波士顿,哈佛商学院到本科学校之间有几座桥,其中有一座桥在维修,艾利森教授说,有一座桥维修了12年还没有修好,保证明年你们来了这个桥还不会修好,这就是美国的效率。艾利森教授又谈到北京的三元桥维修,他让同学们猜用多长时间重修好,同学们有的猜半年、有的说一年,教授放了视频,48小时完成重建,这就是中国的效率。
 
英国回来后我去了趟印度,很多朋友说印度有机会。我在印度孟买待了24小时,过关用了一个半小时……可以说印度机会很渺茫,比起中国差很远,当然这是我个人的判断。所以我认为,历史的天平向中国倾斜的概率非常大。
 

2

第二个问题,也是大家最关心或者最担心的问题,关于民营企业。这几年很多人对宪法、法律、产权、政体等有很深的忧虑,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个人的观察,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在读中欧时,一位非常著名的教授给我们上课,罗列了很多的经济学数据,并指向了一个非常悲观的未来,我问教授:按照您的逻辑,中国有没有未来,他斩钉截铁说没有。
 
前几天,和中欧校友吃饭时他们问我对中国未来经济情况的看法,我就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校友夏总说2004年他跟这个教授提了同样的问题,教授说,你应该把自己的房子、企业卖掉,去移民。现实情况是,在2004年,夏总的公司利润是4000万,现在是4个亿。再比如说,深圳后海的房子,2004年房价大概7000多一平米,现在这一带房价15万/平方米,好的有30万/平方米。
 
如果真的在2004年把自己的企业、房子卖掉,就算移民到加拿大、澳洲,现在再想回中国、回深圳发展,一般的家庭,同样的房子估计很难买回了。所以,对于一个国家长期的判断非常重要。
 
第二个,巴菲特。巴菲特相信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中国人相不相信自己国家这一点也非常重要。现在去开巴菲特的股东会,去奥马哈看到的是和平、祥和的岁月。但是《滚雪球》这本书描述的60、70年代,那时巴菲特的家乡也是盗匪横行,而现在的情况也是经过这几十年发展的结果。所以,对一个国家的看法非常重要。
 
作为一个基金经理而非经济学家,我谈谈作为投资人的感受。真正决定一个国家长远未来的并不是宪法、法律、产权、政体,真正决定一个国家、民族长远未来的是风俗、习惯传统、宗教、文化。

 
这次欧洲学习工作中,我们从伦敦到过伯明翰,伯明翰是全球工业革命的摇篮;我们到了瓦特的故乡,到了瓦特埋葬的教堂去祭拜。我观察到,伯明翰瓦特的故乡基本上被穆斯林占领了,全世界工业革命摇篮的城市在衰弱。再到格拉斯哥,很多建筑物上贴着出售出租的信息,这也显示经济有些困难。
 
最近香港乱局,香港愤青说让英国去救他们。但英国的教授说,英国是一个衰弱的帝国,这三年的经济形势不太好,包括法国。法国香榭丽舍大道的奢侈品店门口都建起了铁栅栏。马克龙的退休制度改革非常好,但是进行不下去。
 
衰落的老牌帝国是这样了。印度呢,印度贫民窟的规模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城市,悲惨的程度比我们60、70年代还要惨。我去过阿根廷的贫民窟,印度的贫民窟比阿根廷的贫民窟规模要大得多。我对阿根廷的华人导游说的一句话比较认同,他说一个华人的效率是3-5个阿根廷人的效率。为什么中国有机会或者有未来,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像中国人一样,14亿人把挣钱当信仰,这是我们中国真正的力量所在。我去印度,我看到除了一部分精英以外,一般印度人的眼神是呆木的,而我们中国人每个人的眼神都是放光、放亮的。
 
比如,在东莞招工人,没有加班工资的话,别人是不愿意来的。而如果有一个赚钱的地方,大家就蜂拥而至。
 
在中国可记载的历史当中,战争是很频繁的,但只要有几十年的太平岁月,中国集聚的财富都是世界第一第二。很多经济学家给出的基本判断,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是美国的1.5倍到2倍。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个人认为中国还是非常有希望的。再看地区,我们说大湾区,本来说大湾区是给香港送一份蛋糕,但是香港人不要,那我们就自己发展。我们看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是多么了不起,我们深圳在过去41年改革开放当中,实际上增长了万倍,而且在2017年完成了对香港的超越,GDP超越了香港。
这靠的是什么,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创新。在中国人的文化当中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文化,我们的创业能力是非常强的,以我们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为例,深圳连续14年居全国第一,领先硅谷、首尔和巴黎地区,全球范围内仅落后东京。
为什么落后东京?我跟大家说一下我自己的体会。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去东京大学学习科学,当时有7、8个教授给我们上课,每个教授都讲得非常好,而且都是原创的,特别是教我们机器人的教授,连续5年获得全球机器人大赛的冠军。为什么日本人每年都有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这是很重要的一条。日本人是非常厉害的,而深圳实际上是仅次于东京的,同时深圳比较可贵的是2017年,深圳的研发经费占GDP比重达到了4.13%,接近全球最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在研发经费的支出比例上,深圳87%的研发支出来自企业。

华为,是深圳的骄傲。日前,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最新数据显示,在2018年,中国巨头企业华为共提交了5405份专利申请,在全球所有企业中“高居第一”,创下了单一企业申请专利的世界记录。
美国包括整个西方世界集全部的力量在打压一个公司,换句话说,如果华为不是一家中国的公司,它是家美国公司的话,那它很可能像GE、IBM、微软一样。而且可以看到我们中国的创造力,比如说抖音,抖音这家公司用户量增长速度超过了微信,换句话说,如果字节跳动是家美国公司的话,很有可能它会继Facebook、亚马逊、谷歌、苹果、微软之后成为第六家互联网巨头公司,可惜它是家中国公司。再比如说我前一段时间去大疆调研,它是2004年成立的一家公司,现在无人机占了全世界的70%,我们知道无人机迭代的速度非常快,现在最小的一个无人机就像手机一样,揣兜里就可以用了。这就是中国的创新能力,但是可惜它是中国公司。
不过在此刻,在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打压中国的时刻,让中国人更加有斗志了。因为我在深圳,像深圳华为几个联合CEO是我们中欧校友,有几个也是我们东方港湾的客户。本来这些人都很富有了,但贸易纠纷让这些人变得非常有奋斗精神。我的一个高中同学,美国华为公司是他组建的,前几个月在打华为最厉害的时候,有一天已经是晚上11点左右我降落在杭州,打开手机一看他正好发了一个微信说打不垮的华为。
任正非先生说: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去英勇奋斗。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精神,这种力量。在中国,包括我们刚才看到的“一条大河”歌曲中这样的情绪,中国人完全焕发出了一种奋斗的精神,包括我,我本人不是党员,我是群众,我当了52年群众,我们公司31个员工,只有3个党员,我们没有党支部,但是我们拿了一面巨大的国旗在马特洪峰下面合影,我觉得这是一种自我的、自发型的热爱自己的国家,并为之奋斗的精神。

3

不过,挑战确实会非常大。
比如说我现在每天奔走一个城市,跟一些企业家交流,大家好像对明年的经济形势都非常担心,我去参加中欧10周年毕业返校日,听同学们聊行业的情况,传统行业几乎没有一个好的,我估计明年很多上市公司会爆雷,业绩爆的程度可能比今年还要多。看这些传统行业,基本上是没有机会的,但是你换一个角度,从人类的未来看,到底人类财富的增长靠什么,还是靠科技的进步。
在过去几千年的岁月当中(人均GDP)大概就是400美金左右,是工业文明带来了这种变化。前几年有一本书叫《奇点临近》,大概就是讲人类正在呈指数级的发展。说到这个可控核聚变,深圳大学新能源研究中心的李建刚院士表示这个大概在2035年会工业化。我这次去常州出差的时候向核工业方面的专家请教,提到可控核聚变,他说现在大概是从1秒到7秒,什么时候能持续到3个小时,那么整个工业革命新的能源变化就改变了。
现在制约中国的大概有两个东西,一个是芯片,全世界4600亿,中国进口了3000亿左右。换句话说我们自给率只有5%,如果我们3000亿芯片当中,其中2000亿我们能够自给的话,那中国芯片行业就会非常不一样。我们这几年投了几千亿、上万亿在其中,理论上来说,就像我们的手机产业链和家电产业链一样,在1年、3年、5年、10年以后可能会起来的。这样的话,我们中国的工业产业链就会非常丰满,那么到时美国就会相对有点问题。
另外一个是石油。中国大概进口有2000亿美金的石油,换句话说,如果可控核聚变能实现的话,那么我们在能源上被掣肘的概率也会比较小了。所以说中国真正崛起是在2035年,当然李建刚院士给出的可控核聚变是不是能实现,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换句话说,整个人类的未来是很有前景的。实际上在2007年《时间的玫瑰》出版的时候,我写过一句话,我说巴菲特之所以伟大不在于他75岁的时候拥有了450亿美金的财富,而在于他在很年轻的时候想明白了很多道理,并用一生的岁月来坚守。
今天我们很多投资人很担心中美贸易,担心香港、台湾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从巴菲特早期的投资生涯来看,他从1957年开始做私募基金到1981年正好51岁,跟我现在这个年龄差不多。这20多年做投资是非常难的,因为他决策的背景有越南战争、古巴导弹危机、肯尼迪遇刺、两次石油危机、两次中东战争,包括1964年到1981年17年的滞涨期。
我们刚刚CPI超过了4,可能很多人担心明年超过5。要知道巴菲特17年的严重滞涨期都经历了,而且经历了很漫长的时间,不过这些都不妨碍他买一些好的行业、好的企业去长期投资。我们说投资这个行业怎么做决策,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行业的选择,而有些行业的选择不是一年,也不是十年,它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
比如说化妆品这个行业,我们去年去纽约的时候调研了7、8家企业,其中有一家化妆品品牌,就是女性朋友经常用的雅诗兰黛,这个公司60年了,一路上涨,现在的市盈率大概是38倍。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果能几十年上百年保持的话,那么它是一直好的。
还有医药行业,像我刚刚去的爱尔眼科,实际上2009年这个公司上市的时候去调研,当时是嫌贵的,但是它一直贵到现在,一直很好。所以我们说行业的选择特别关键。当你在一个很赚钱的行业里面,你选择最赚钱的那么一两家,你会赚很多钱。巴菲特说带轮子的股票不能买,说怎么成为百万富翁,他说你先成为亿万富翁,买航空股就成为百万富翁了。
最近香港在闹事,本来说要收拾国泰航空,国泰航空我看净利润只有2.5,只要这个公司罢工43天就开始亏损了。香港航空本来要倒闭的,可能国家支持他,他的大股东是海航,我有几个朋友给海航做债,他说实际上已经是很难了。我们的商学院老师经常举例,说这个公司多好多好,但是换句话说,在一个不太赚钱的行业当中,就算找出最赚钱的你也赚不了太多,但是如果你在一个很赚钱的行业当中,你找出最赚钱的那么一两家,你会赚很多钱。

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很多人担心滞涨,教育和医疗能战胜滞涨。另外我们东方港湾自己总结了上市超过10年、回报超过10倍的好公司,不多,大概就是30家。这30家有什么共同特点呢?
第一,行业龙头。我刚才说了行业龙头非常重要。
第二,ROE。ROE中位数高达22.3%,盈利能力强。
第三,19年三季报净利润增长中位数22.5%,强者恒强。
第四,19年中位数PE估值16.4倍,估值合适。
我们说投资要长期创造财富还是要寻找好的公司,这个是非常关键的。另外,我在《时间的玫瑰》里面写过的一段话,在2007年出版的时候我说,“在我自己的国家里,40多年的艰辛岁月告诉我,如果你真的有才华,有广阔的胸襟,愿意为之努力奋斗,不嫉妒他人的财富,不无所事事,不整天抱怨自己的生活,不找理由逃避责任,我们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与现状。”
总的来说,就国家、地区、企业、个人而言,就像大概2003年有一个人写的文章说“深圳被谁抛弃了”,但是只要你不抛弃自己,努力奋斗,终会有这样的机会,投资也一样。你只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相信的自己”,相信“相信的这个国家”,相信“你相信的企业”,与伟大的企业共同成长,自然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结果。事事艰难,年年难过,年年过,年年过得都不错,这就是伟大的中国。
我今天的分享到这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