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林资产蒋彤最新的投资逻辑和观点

问∶今年还有7个月左右的时间,怎么看接下来的市场 ?

 

 

蒋彤∶ 今年的调整时间有点偏长,但是红五月末端还是来了,整体来看,我们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抱有信心。

问∶怎么能跟上这种变化的科技大时代 ?

蒋彤∶首先,要有一个虚空心态,要先放空,先去听,再去思考,而且要下一个判断,哪怕你当时没有认识到要下这个判断,不要畏惧 ,你要努力把这些东西搞明白。

第二,它要求你的学习能力,你的自学消化吸收和外部研究体系的能力要并重,功课需要做的很多。

问∶ 像科技引领型的这种类型的公司,我们怎么去抓到它 ?

蒋彤∶ 要算它的天花板 ,而且真的要中长期来看,因为短期很容易挣个四五十就很满意,忽视了中长期它能涨多么大。我们也很重视一些大的战略规划,在我很年轻的时候,觉得在股票上谈中长期规划是有点奇怪的,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重要。想清楚,你会知道它涨到哪一个程度会遇到天花板。互联网公司很明显,如果是医药公司,因为我们很多都是fast follow,那个靶点,它要求非常的高,全球为什么定这个靶点,这些东西都要通,不通是做不出来的,所以要求是挺高的。

问∶ 对应用型和科技型的企业,通常怎么判断估值?

蒋彤∶ 我们自己还是注重模型表达,因为不管多复杂的事,我们都认为要用一个模型能表达出来,能够算它的天花板。

因为对于一个整体来说,比如我们四个人要讨论一个事情,不能鸡同鸭讲,所以我们一般会构建一个基本上简洁清楚的DCF,我们公司绝对是按这个来做的。

当然了,早期的公司和成熟的公司完全不一样,因为成熟的公司,你把名字隐掉,他们长得一样的,茅台,微软或者说Facebook你把它摘掉,很多长得非常像,那就是模板,到最后它必须实现这样子的。

你前头算的不清楚,可以晚一点寻找,因为从0-1可能比较难判别,但是1-10是很容易追上的,当中的(回报)也非常丰厚。

我会比较早地去做这个事情。

望远镜和放大镜,说起来都是一个光学器件的摄像头,但是看你怎么放。

你首先是放大它,还是先看趋势,看你怎么用这个工具。

我们自己很坚持,要考虑这个公司行业的天花板,它的市占率,它应该合理的市盈率是什么,到它的终局,考虑贴回来以后合不合理。

如果市场假设跟我们偏离特别大,这个假设是什么,合不合理。

我们是经常用的,这是我们的标准范式。就像基因表达一样,投资也有一个模型表达,只不过你可以不同意我说的,你可以认为我说的不好,你自己做一个或者我自己做一个给你。这个工具还是可以通用的,跟早期和成熟期关系不是很大。

问∶ 我们也有制造业2025规划,从这种高端制造的角度来讲,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像一个人一样,身子比较强壮了,脑子这个部分缺一点?

蒋彤∶不认同这个比喻。

因为中美都对比过,像美国说,我要四个方面全球领先,一个先进技术,还有计算这一类,另一方面是光伏,还有一个半导体技术。

有两个它确实领先,生物技术和半导体,但是光伏它基本没希望。

你要非说量子计算,半导体,生物医药里面,中国现在这个脑袋可能还是偏弱的,但整体中国现在已经挺均衡的。

尤其应用之类的,中国的企业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缺憾,因为要改写微笑曲线,有马太效应,它研发投得越来越多,我看到各行各业都是研发自动去加班,因为政府也给了很多支持。

另外一端,互联网技术进步扁平到这样,但制造环节会有很大提升的原因是能源结构改变。

因为光伏的进步,带来各种电动的,锂电的或者说是氢电的进步。

所以你的要素成本降了,人的成本降了,资金成本又低,你说会不挣钱吗?

所以他们会非常好,他们现在挺完美的。我从模型上看是这样子。

并不是说他们只有一个好小的脑子,恐龙的身体,不是这样子的。

问∶ 新能源车这个领域,你对未来有个什么样的预期?

蒋彤∶比方说车里面,像昨天放了一个视频,特斯拉用的压铸机是中国生产的,你也知道它的铝板这些,也是中国生产的。

所以它是个设计理念,它想把它一体化,尽量去降成本,从根上怎么样降,它是想这样改流程,但是这个活是中国干的。

所以对中国来说,复制是非常容易的,中国很容易就会做。

这里面的锂电,三元,铁锂,电池设备,你再想正负极,电隔膜之类的,都是自己的。

氢电现在来看,包括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中国投资很足,所以很值得看的。

问∶前一段有讨论,盖房子的也去造车,互联网的也去造车,你怎么看看这种现象?

蒋彤∶ 这个终局按理说不需要那么多车,因为都自动驾驶了,所以现在 9000万辆(聪投注∶全球年销售量)也许降到6000或者5000万辆就够了,所以这是个残酷的过程。

另外车里面,等大家都不拥有车的时候,应该能看到,应该不是这个方向。

应该不需要那么多车,倒是需要很多服务机器人。打扫马路,送快递,在家里陪伴,机器人需要很多,所以我对这个非常感兴趣。

像个服务机器人,以后走到大街上,我开玩笑,有时候你分不清楚谁是人谁是机器,完全有可能。越来越像科幻片了,像黑客帝国,像人机系统之类的。

都做车,他们可能也就是尝试尝试,先铺这个赛道,可能卖工具,零配件之类的很受益,做设备的非常受益,你要咬准这根线,大家都来投,没什么坏处,但我不一定投车。

问∶怎么判断新能源车充电桩企业?

蒋彤∶电车这个趋势肯定是比较确定的,尤其乘用车。

大家都开了以后,充电桩也都装上了,家里面自己都试过。

但商用车的方向,氢电这个方向是挺好的,包括长距离的。

回到你的充电桩这个问题,这是分布式能源的,可能电网确实要做很多的调整,以后电网的成本是很高的,因为第一它要有足够的冗余,它维持原有的,完了以后还要做分布式,也是有点头疼的。

问∶ 现在好多公司都叫某某科技,你在研究这些公司的时候,怎么去伪存真,发现真正的科技公司?

蒋彤∶有一个是大家可以借鉴的,监管新发布了《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它有4项(常规指标)+5条例外,非常清楚,它是个非常好的参考。

比方说4项(常规指标),研发投入,研发的人员占比,发明专利的数目,销售额等等。

5项例外,归结出来就是技术先进性,你的技术有没有得到国家的大奖,是不是关键设备,关键技术,关键材料,是不是进口替代非常清楚,这是个很好的一个概括。

跟他们名字上写没写科技一毛关系都没有,这是第一个。

第二,我第一步都是考虑这个产品技术的天花板到底能涨多大,公司的行业地位,还有公司应该有怎么样的回报是合理的。

对于背后的技术含量,我们会花比较多的功夫去讨教,比如你技术的来源是谁,怎么迭代,团队怎么管,国际交流是怎么样的,你的前面是谁,后面是谁等等,我就不展开了。

问∶ 你会控制回撤吗?还是说买一个好的公司,按照你做的研究规划要拿3年,5年,中间去摒弃掉这些波动。

蒋彤∶ 你要给你的客户比较好的体验,你要考虑他们的承受能力,不能只想你是怎么样子,你还要考虑客户承受力。

有的时候大家因为市场情绪的变化,短期的东西就会特别看重,比方说息口一变对当期盈利的要求非常高;他不听你2024,2025或者2030年的时候,他就觉得下次再说。

所以做基金经理也很难,我们微调这些东西,会去考虑他是怎么看,而且我们理解市场这样的心态是对的。

我们也有3月份刚建仓的,我们就非常稳,就是让大家有比较好的体验,客户不希望你吓着他。

问∶ 这几年确实变化的很快,如果说让你自己去分享一个小的例子,科技怎么样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有没有一些特别具体的好玩的东西跟大家分享一下?

蒋彤∶ 扫地机器人是这几年全球的一个普遍的爆品。

这里面的公司也是服务机器人的雏形,我还是希望它们能够更加聪明一点,不仅仅是在你家里小的地,实际上它能干很多事情,这是一个雏形,因为它能动,服务机器人必须要能动,要有运动功能。

与个人服务相关的这些东西,我看了很多,试了很多,但都还不够完美。

比如说我们这个会的note应该开完(会)就出来了,英文,中文都能,虽然现在有些能做出来,但产品还不够完美,包括同声翻译还有改善的余地。另外,我一直在找一个好的投顾产品,可以模拟我们整天的工作,因为我刚才讲,我们内部强调模型表达,我们内心是一样的东西,那肯定是机器能做的。

因为每天这么多报告,是处理不完的,包括中文,外文,还有外资跟内资的报告,以及我们自己的报告,真的是看不过来,所以应该有提效的工具,但是这种产品一直没有出现,做得不够好。

包括自然语言,比方说自然语言会说一下今天的科创50是怎么样的情况,大家是怎么样的预测,应该一目了然,直截了当的就出来了,而且应该投写在墙上,这是我的理解。

问∶ 将来会不会出现?

蒋彤∶ 一定会出现。

问∶ 那随着这些技术的进步,像基金公司,包括券商,这些基础的研究员,就需要的很少了。会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蒋彤∶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研究员是一个training,我们把他们训练出来,这一步一步是怎么样的,这些要点反反复复强调,像幼儿园一样,什么东西看五遍你就记住了,是这样子的。

在他们形成了独立观点以后,就相当于成为助理这样子的东西,所以这(种技术产品)一定是能实现的。

问∶ 如果去招这种科技类的研究人员,怎么知道他有真材实料。

蒋彤∶ 你要做充分的准备,当然我们自己也会做充分的准备。我们肯定会看他的背景,工作背景,学术背景,我们的第一轮可能合伙人都得参加,相关者参加完第一轮,就请他们像我们一样写深度报告,然后大家一起讨论。因为这么多人去问,他临场的应变能力,抗压能力都能看出来。

问∶ 你会请外援嘛? 比如说我们请一些行业的专家来。

蒋彤∶ 不会。就我们面试当中的候选人,没有请外援,因为我们还有直投,可以请过来一块讨论,而且我们也是做过准备的,所以不可能不懂。

问∶那你很少招新的fresh man?

蒋彤∶我们现在有一个比较正规化的实习生体系,实习生是有专人面的,但不是100%都要合伙人面,会有一个不同的做法。

问∶ 针对成熟的研究员进来?

蒋彤∶实习生不需要,但是研究员进来全部都需要面,基本上都要聊,如果有不同的意见还要聊第二轮。

问∶ 现在的科技行业有一些很新的商业模式,有的研究员在这个领域比较资深,假如说他们的投资观点跟你们的投资观点不一致,甚至发生冲突,你们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的?

蒋彤∶ 首先在一个框架下讨论,这个框架我们看一下合不合适,因为这就很清楚你的假设分歧点在哪。你觉得它成长多快,利润率多少,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它的主业或者辅业受到了阻击,这都是能看清楚的。还有一个是兼听则明。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投资要看效果,我们要争取很好的效果。但还有一点,就是态度和担当,基金经理错了你得全责,如果说对了,尽量给别人高分,这样就好很容易处理问题。

问∶有一些女性做研究到了一定程度,少部分人转做基金经理,一部分研究也不做直接退场了,可能因为生孩子,职场变化之类的。那你这几十年一直坚持做下来,而且都有很大的进步,由于你的光环,很多人都想向你学习,怎么能做到你这样,你能给大家提点建议吗?

蒋彤∶我其实不是一个好的模板,因为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投进去了。之所以不是个好的模板,因为生活在每个年代,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她极其美好的部分,大家应该追求你认为最美好的部分,所以没有模板。我自己觉得我们公司的训练体系是比较好的,还有我们的分析师,投资总监的支持是很重要的。

问∶ 那换个女性在你们的体系里面能够培养成你吗?

蒋彤∶会的,我相信我们体系。因为这个行业里女性的基金经理很多,大部分都是多姿多彩的,都很美丽。所以整体来说这个群体心理负担比较轻的,心理负担比较轻的原因是对自己的这个体系有信心,有信仰。有信仰就觉得不会错,这样做下去对的,这很重要,就像你是航母上的小型飞机一样的,不会有问题的。

问∶怎么去平复波动带来的心态上的压力?

蒋彤∶ 你根上要有信仰,对你的体系有信心,而且你知道你做的东西大概率是对的,能够有很好的回报,所以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另外如果真的今天跌得很难看,你为什么今天晚上睡觉之前一定要看—下净值,让你睡得不舒服呢?

因为我们经常去调研,去现场跟人家交流的时候你是全神贯注的,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市场在干什么,你是不关心的。另外你用不着天天看,如果你连一个小时,一天,或者几天的波动都看不了,那你就不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