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猝死来看搭建财富管道的重要性

最近深圳36岁IT男张斌猝死,大家开始纷纷讨论关于加班的问题,其实张斌的条件很优秀,36岁是青壮年,事业处于上升期,名校清华硕士,IT行业又属于高薪,绝对属于让众多工薪阶层羡慕的对象。然而结果如何呢,打工还是那么辛苦,那么累。可是如果他早早投资,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财富管道,解放自己的时间,心灵,还会如此吗?

反过来看我们自己,我们是否有着向他一样的高收入呢,是否建立起自己的财富管道呢?

张斌多次说,“等忙完了,带爸妈出国旅游。爸妈等啊、盼啊等来的却是他永远的离去。”,我们是否又是在等待,等忙完了,开始建立自己的财富管道,等忙完了开始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等忙完了……

此刻让我们缅怀一下这位为了生活奋斗的朋友吧!愿安息!同时我们也为自己敲响警钟,是否在拼命工作,没时间顾及家庭,没时间顾及父母,没时间看看朋友,停下来考虑考虑自己的财富管道,如果不工作,我能否继续生活。。。

下面是腾讯报道

3月24日一早,深圳36岁的IT男张斌被发现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马桶上面,当日凌晨1点他还发出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张斌是清华计算机硕士,生前就职于闻泰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称闻泰公司),负责一个项目的软件开发。据其妻子闫女士说,张斌经常加班到凌晨,有时甚至到早上五六点钟,第二天上午又接着照常上班。闫女士认为,张斌猝死与长时间连续加班有关,“他为了这个项目把自己活活累死了”。

最后时刻

凌晨1点还在发邮件 早上被发现猝死

今年36岁的张斌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学士、清华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工程硕士(PS:正宗的清华血统,大学、研究生均为清华大学,非常牛)。2014年5月加入闻泰公司,10月份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园展讯平台参与华为项目的封闭开发(PS:截至今天到闻泰公司工作不到一年),负责封闭开发项目的软件开发管理工作。

据死者家属介绍,由于项目进度紧、难度大,作为该项目的软件负责人,张斌经常加班加点,且没有加班工资。公司租了附近酒店用于项目开发期间的住宿。

张斌妻子闫女士称,从项目组微信群及邮件中的记录看,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早上五六点,短暂休息后上午又开始工作。

“连续几个月没怎么休息,难得春节有假期,但年初三就开始加班了。”闫女士说,公司不断催促进度,施加压力,最终导致悲剧发生:3月24日凌晨约1点钟,张斌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后,不幸猝死。

闫女士提供的微信记录以及邮件截图显示,张斌经常直到凌晨还在讨论工作,下班后只能吃路边的麻辣烫或者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最后一封邮件的发送时间是3月24日0点56分,标题为“重要紧急———B133版本没有通过华为T R5验收”。

据闫女士回忆,当日凌晨0点多,她跟张斌还通过一次电话,张斌问了家里和小孩的一些情况,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张斌的同事李丽(化名)说,3月24日凌晨0点40分左右,她跟张斌还在办公室加班,张斌说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我当时还有事情需要处理,看到他脸色有点苍白,就让他先走了,我们平常很多时候都是一起下班的。”

张斌回到酒店之后,又发出了一封工作邮件。此后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闫女士再次得到张斌的信息时已是他的死讯。24日上午10点半,闻泰公司的人事工作人员郑小姐给她打电话,告知她张斌出事了,尸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闫女士说,她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了,整栋楼都听到了她的惊叫声。

随后她从派出所获知了事情的简要经过:24日上午8点40分左右,酒店的工作人员进去清理房间时,发现张斌趴在马桶上,已经死去。

张斌的法医学死亡证明书显示,张斌符合猝死。

死前一天

他跟妈妈说:“我太累了”(PS:你是否有这样的感受呢)

去年10月,张斌刚将年过70岁的父母接到深圳生活,想给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PS:父母70岁)。那时女儿也刚刚出生,张斌踌躇满志,一家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PS:对未来充满信心)。家属介绍,张斌从18岁离开父母到外面求学工作,仅有这半年陪伴在父母身边,但其实这半年他在家的时间也很少。

张斌的姐姐说,“半年了,怕打扰斌的工作,我连电话都不敢给他打,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年春节因为斌加班,一家人也不能团聚(PS:春节都无法团聚,这样的生活意义何在?)。”

“半年多了,他就来姐姐家呆了10分钟。”张斌的姐姐回忆道,最后一次见面是张斌去世前一周的周日,也就是22日。“看到他,我的心都碎了。满头白发,长发齐耳。我说,你的发型怎么跟周星驰一样,你怎么这么沧桑。斌还是那样憨厚地笑笑,说太忙了,没时间剪。没想到那天的见面竟成永别。”

闫女士称,张斌走前的那个周日跟妈说了一句话:“我太累了。”他一般在周末回家一次,拿一周的换洗衣服。这次周六晚上回来,本来准备周日上午回公司加班,但他太累,起不来,便休息了一天。

周一一早,妈妈给张斌收拾好一周的衣服,送进电梯,未料这一送竟成永别。“本来约好的等三月底项目结束了,全家人一起出去玩,没想到项目到了尾声,他人也倒下了。”闫女士说,张斌多次说,“等忙完了,带爸妈出国旅游。爸妈等啊、盼啊等来的却是他永远的离去。”(PS:白发人送黑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