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就是零和游戏(第一部:你是谁?)

如果股市比喻成一个大赌场,开赌场的人和赌场的监管者一定是不会亏钱的(就是证券交易所和证监会了)。所有参与进去的赌徒们无论男女老少(除非只看不玩)故股市是零和游戏,股市中一个赚钱的人一定对应于另一个赔钱的人。股市是创造价值的零和游戏并不创造价值。(所以经济学家炒股并不一定能胜得过老奶奶,如注明经济学家杨小凯曾在香港股市破产。)

这里打一个类似的比分:从博弈的角度出发,四个人包了间麻将室打了一晚上麻将,收费是一小时50,10小时费用共500(不含茶水)前半夜AB赢了CD各500元,后半夜CD赢了AB各500元,凌晨结账发现四个人基本都打了个平,除了要平分500元场子费以外,其实每个人都输了125元。有人说了,这不对呀,那为什么有些报道说股市里有那么多的常胜将军和股神总是赢钱啊,道理很简单,那只是那麻将前半夜赢钱的人赢完了跑了回家而已,为了不散伙,旁边坐着的看眼的顶上罢了。道理一样的。(买卖股票,无论你是否盈利,各种税费都是要交的,各种手续费都是要扣除的。)

最初,股市建立的初衷是为了汇集社会资金,投向国企帮贫扶困,投资一些国有大型生产性质的项目上,共同承担分红和损失。但问题在于,很多目的建设和回报周期非常长,很多的都要等上好几年,有些人等不了这么多时间,因此就想了个办法,成立了一个证券交易所,让大家可以随时买卖手里的股票,这样一来人人都可以随时把股票换成钱,也可以把钱换成股票。给资本创造了流动性,按理说这套系统非常完美,可问题很快就来了。人们发现股票价格的波动幅度非常剧烈,但是很明显那些发行股票的公司的价值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波动幅度,关键的问题在于,多数投资者根本就不知道公司的价值是多少钱,而且他们也不关心这个,他们只是关心,别人以什么价格从他们手里买走这些股票和自己以什么价格买走别人的股票,中间的价差就是所谓的利润(13年黑天鹅事件,昌九生化,重组对象不明朗的情况下,融资追高,一连10个跌停板,直白的说就是如果你有30万,10个交易日后你只有10万了)。这样一来游戏的性质就完全变了,变成一个聪明人和笨蛋之间的游戏,一群聪明人忽悠那些不明真相的笨蛋,一会儿告诉他们股票是非常非常值钱的,要高价卖给另一个笨蛋,一会儿又告诉他们你们手里的股票不行了,卖给我这个笨蛋吧,然后这些笨蛋就一塌糊涂了,就这样一来二去,手里的钱就被清洗得干干净净了(击鼓传花,最后一个接盘者就是冤大头了)。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游戏的关键是你要对手里头的股票有一个正确的估价(就像猪肉,最贵的时候不过15元,最便宜的时候不过7元,低于5元以下的猪肉你是敢买不敢吃的,高于20元以上的猪肉你会吃但未必舍得买)能够计算出未来这个股票值多少钱。这样别人忽悠你说股票很值钱的时候,你就不会上当,那么股市对你而言就不仅仅是零和游戏这么简单了。

最后附上股市里面所有角色的一套完整生物链:

一级市场:

发起人(大股东)—PE机构(Pre IPO,一轮,二轮等 )—保荐券商—交易所(证监会发审委)—-前几大股东:

二级市场:(就是我们小散的战斗地方

打新股—中线—长线

一级市场

发起人(大股东):通常是公司的创始人或创立团队。上市之后成为持有多数股份的股东成为大股东。虽然大股东通常会处于拥有公司支配权的地位,但是其与控股股东的概念不完全一致

扮演角色:所有游戏的庄家,持股成本等于或低于1元以下

PE机构:私募股权投资投资基金,最常用的组织形式。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涵盖企业首次公开发行前各阶段的权益投资,即处于种子期、初创期、发展期、扩展期、成熟期和Pre-IPO各个时期企业所进行的投资。

扮演角色:麻将桌上打了一个小时麻将后就跑了的人,然后去另外一间麻将室去打牌

保荐券商:保荐人既是担保人,又是推荐人。具体而言,保荐人就是为二板市场的上市公司的上市申请承担推荐职责,为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行为向投资者承担担保职责(除此以外,为了配合好推荐和担保工作,保荐人的职责还包括辅导、监督以及调查、报告、咨询和保密等)的证券公司,(作为上市公司和证监会,交易所之间的纽带)

扮演角色:麻将桌里端茶水的服务生(收小费的,稳赚不赔,但不保证被劫色,例如平安证券造假事件)

前几大股东:有可能是一致行动人(亲戚朋友等或创始人,二级市场后期买入的公募或私募基金等)

交易所:提供证券交易的场所,同时也是负责监督,监管上市公司的机构
扮演角色:麻将室老板

二级市场

打新股:牛市中稳赚不赔,熊市中苦不堪言,破发成常态。

短线客:利用证券价格之间的波动的获利模式(赚的是证券价格出现脉冲或技术指标超卖超买之间波动的钱)

中线持有者:利用证券价格之间较大幅度波动的获利模式,周期略长但可以接受短暂价格波动的风险,(赚的是公司利空与利好之间价格的波动)

长线持有者:利用市场牛熊切换之间波动的获利模式,周期场,可以接受数次证券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吃的是整条鱼的鱼身(赚的是系统性风险与系统性机会之间的波动)

价值持有者:和大股东几乎荣辱与共。价值在,股在,价值失,股去。(市场大部分时间内怎么波动他们是不知道的,但是极度高估和极度低估的时候他们是知道的。)

巴菲特曾经说过,脱离基本面的靠资金推动起来的股票就像裸体的美女一样呈现在投资者面前,诱惑着使人血脉澎湃、激动亢奋、失去理智。就像在大海中的娜伽女妖,她散发着美妙动人的歌声吸引着航行中的水手,如果你被她吸引,那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船毁人亡。(金钱的魔力,资本的逐利性,人性的贪婪等等,都会让人在金钱面前毫无抵抗力。所以说股市只是一场人性的游戏。想炒股,先做人。)
上述角色请各自对号入座。

零和游戏第二部(他是谁?)未完待续。
吕健中
2015年5月6日